《太监武帝》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太监武帝 > 正文
第142章:李文虺杜变,再开杀戒,杀!
    桂林府,广西阉党学院。 X

    传旨太监展开圣旨,高声呼道:“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免去李文虺广西阉党学院山长之职,免去汪宏广东阉党学院山长之职。册封汪宏为广西盐运使,兼任广西阉党学院山长,钦此!”

    汪宏叩首:“奴婢汪宏接旨,万岁万岁万万岁!”

    旁边阉党学院副山长郎廷也跟着叩首在地,心中无比痛快,又无比苦涩。

    痛快是因为李文虺终于完蛋了,真的是大快人心啊。

    说真的,到现在郎廷都无法想像,李文虺竟然会做出如此疯狂之事,厉氏家族无人敢惹,偏偏他李文虺直接大开杀戒,不但将厉氏在广西的据点连根拔起,而且将厉氏的几千人全部斩尽杀绝。

    而且,他这样做仅仅只是为了区区一个杜变。

    为了这么一个小孽畜,竟然把天都捅破了。是该说李文虺父子情深,还是说他的愚蠢呢?

    其实,郎廷的思维狭隘了。

    李文虺杀厉氏之人,将厉氏家族在广西的据点连根拔起,一是为了杜变,二则是为了皇帝。

    厉氏相当部分的非法贸易都在广西廉州港进行,就如同插在帝国的管子拼命地吸血,而且还大量出口铁器给敌国。

    每一年都是不计其数的铁转运到建虏,北鞑,这些铁都会转变成为帝**队的铠甲和武器,会收割帝国士兵的生命。

    每一年,厉氏从廉州港赚到的银子超过几百万两。这些银子,都会变成厉氏家族的兵马实力。

    所以这些据点不除,厉氏每一天都能够吸帝国的血日益壮大,等壮大到一定程度,它一定会再一次起兵造反,一统整个西南。

    到那个时候,大宁帝国将失去超过近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厉氏家族的非法贸易,整个帝国高层都知道。

    但那又如何,文官集团,武将集团不但不管,反而凑上去分一杯羹,每年从厉氏拿大笔的银子,然后迫不及待跟着厉氏一起挖大宁帝国的根基。

    阉党集团也不干净,王引每年从厉氏拿钱。广西市舶司左右逢源,对镇南公爵的海面势力唯唯诺诺,对厉氏家族的非法贸易视而不见,大开方便之门。

    皇帝为这件事情,气得不知道砸了多少东西,但每一次都只能自己去把砸掉的木头杯子乖乖捡回来,洗洗再用。

    知道了又如何?谁又敢去管?皇帝难道下旨彻查厉氏吗?

    那保证彻查的结果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反而会是皇帝寒了朝廷土司的忠心。

    所以李文虺杀厉氏之人,毁掉厉氏所有据点,是皇帝想做但是又不大敢做的事情。

    当然,郎廷就算能够想到这一点也不在乎,他只在乎一点,李文虺完蛋了。

    而郎廷心中苦涩,则是因为感伤自己没有靠山,自己这个广西阉党学院副山长已经很多年了,现在李文虺被免职了,却依旧轮不到他。

    传旨太监拿了大笔银子离开之后,郎廷立刻躬身向汪宏躬身拜下道:“恭喜王公公,贺喜王公公。”

    汪宏,原广东阉党学院山长,唐严一系成员。

    这次为了给唐严保驾护航,竟然直接从广西调到了广东。

    要知道,广西阉党学院山长是远不如广东的,不过为了给他弥补,还让他兼任了广西盐运使,这可是一个大肥缺。

    汪宏拍了拍郎廷的肩膀道:“放心,山长这个位置我不会坐太久的,很快就是你的了。”

    顿时,郎廷直接跪下叩首道:“多谢山长栽培。”

    汪宏道:“去把整个学院所有的官员,所有的教师全部召集起来,我宣布几件事情。”

    “是。”郎廷脚步轻快去传达新山长汪宏的命令。

    半个时辰后,整个广西阉党学院所有的官员和教师,全部被集合起来,听候新山长汪宏训话。

    汪宏问道:“所有人都到齐了吗?”

    郎廷道:“骑术教官李威不在。”

    李威是李文虺的心腹,此时有重要事情办,当然不在。

    汪宏怒斥道:“无辜缺席,罢免李威所有职务。”

    汪宏直接就给了一个下马威。

    “是。”郎廷道。

    汪宏望着下面所有的官员和教师,缓缓道:“我就说几件事。”

    “第一件事,李文虺犯了大案,已经被剥夺职务,捉拿进京,择日审理。所以,我们阉党学院所有人,要和李文虺做足够的切割,划清界限。”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震惊,不敢置信。

    这些年,李文虺完全可以称之为阉党学院的天,而此时竟然天塌了?

    “第二件事,十一天之后就是陛下的万寿节。我宣布,广西阉党学院的毕业大考提前七十天进行,就在陛下万寿节当天进行,希望大家拿出好的成绩,为陛下贺寿。”

    这话一出,众人更是惊呼。

    真是日了狗,原本距离毕业大考还有八十一天,对杜变来说时间还算够。他还有足足好几个学科没有学习。如今十一天之后就进行毕业大考,而且杜变遇到了天大的事情,根本无法再继续学习了。

    那毕业大考中,那如何夺得第一名?

    “第四件事,杜变在三大学府大比武中立下了功劳,毕业大考加了五十分。这很不合理,有悖于公平,所以我宣布这五十加分去除。所有人都同一起跑线。”

    为了扶持唐严,这一系人还真是不择手段啊。

    尽管他们坚信唐严在毕业大考上完全可以碾压所有人,万无一失。

    ……

    廉州府,血观音宅邸内。

    李文虺发威之后,又用低沉的口气,一字一句道:“我再重复一遍,谁敢抓杜变,我杀他全家。”

    直隶行省御马监提督太监郑凌,面色一寒,讥笑道:“李文虺,你已经被剥夺了所有职务,落架凤凰不如鸡,还嚣张什么?”

    李文虺目光缩成寒芒道:“我就算没有任何职位,我就算身处在监狱之中,杀你郑凌全族,易如反掌!”

    郑凌道:“李文虺,奉皇命抓人,难道你要违抗旨意吗?”

    李文虺道:“陛下圣旨中,可有半个字提到杜变?”

    郑凌张开另外一卷文卷道:“这是司礼监的钧令,清清楚楚写着抓捕杜变,进京候审,有任何违抗者,格杀勿论。”

    司礼监,大宁帝国阉党最高权力机构,甚至算是和内阁平级,名义上掌管东厂,盐运司,市舶司,织造局等所有阉党机构。

    就连东厂之主李连亭,名义上也归司礼监管辖。

    接着,郑凌躬身道:“王公公,人家李文虺不怕我这个御马监的人。您这位司礼监的真佛就现身吧,镇一镇李文虺这个不服输的落架凤凰。”

    顿时,所有太监和武士,全部躬身拜下,迎接来人。

    一个穿着朱红色袍子,胸前孔雀补子的大太监缓缓步入。

    这是一名从三品文职太监,比李文虺高出半级,绝对是大宁帝国的高级宦官了。

    而且东厂归司礼监管辖,所以眼前这位王鳕公公,就是李文虺的上司官员了。

    这位司礼监的王公公,就是一名典型的太监了,脸上敷粉,嘴唇涂朱,尽管五十多岁了,阴厉中带着妖娆,让人见之就汗毛竖起。

    他负责的是皇帝的藏书,文字典藏,所以一双手尤为精细。

    他缓缓走到杜变面前,啧啧道:“哟,这张小脸真俊啊,进京后临死之前,恰好可以服侍京城的贵人,也不知道下面这张脸怎么样?”

    下面这张脸,指的是屁股。

    然后,他朝着杜变伸出尖尖的五指,阴冷道:“担心你路上不乖,先把你双手的筋脉也拆断了啊,反正侍候人也不用双手。”

    然后,他直接要出手将杜变的双臂筋脉毁掉。

    李文虺寒声道:“王鳕公公,我说过的,谁敢动我义子半根手指头,我就斩断他的双手。”

    司礼监的这位三品文职太监王鳕笑道:“李文虺你就莫要吓我了,就算之前全盛的你,见到我也要下跪的,况且你现在只是阶下之囚,死活都掌握在我等手中,还逞什么威风啊?那你就看着啊,我不但要断了你义子的双臂筋脉,还要拆掉他的琵琶骨呢。”

    郑凌在边上道:“有人胆敢伤害王鳕公公,格杀勿论。”

    “是!”顿时,他带来的几十名武士大吼道。

    “那我拆了哦。”

    然后,这位王鳕公公指甲如刀,狠狠朝着杜变的手臂筋脉划去,直接就要毁掉杜变筋脉。

    “唰……”

    李文虺出刀如电,寒光迸现。

    这位三品文职太监王鳕,双臂活生生被其根斩断。

    鲜血飙射!

    然后,他露出完全不敢置信的目光,盯着自己冒血的断臂,发出凄厉之极的惨嚎。

    杜变思考了两秒,看了李文虺一眼,然后掏出宁雪公主赐予的匕首,对准王鳕胸口猛地刺入。

    李文虺一愕,然后一声大吼,对准三品太监王鳕的脑袋猛地斩下。

    “唰……”

    活生生,将这位司礼监的三品太监斩成两半!

    就这样,这位想要痛打落水狗前来作威作福的司礼监三品太监,直接惨死!

    ……

    注:第三更送上,拜求支持,拜求月票啊。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