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州李义》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并州李义 > 正文
0249:张府又来客(希望喜欢本书的书友能够支持正版)
    雒阳,张府。

    “什么?有人想要见我,却不肯通报姓名?”张让听到张于的汇报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哼,想来又是一件见不得光的事情,算了,见面礼给了吗?”

    “小人没敢收。”张于闻言恭声应道。

    “哦?”张让闻言顿时露出了好奇的表情,“不敢收?呵呵,如果连你都不敢收,看来那人的见面礼不小啊!”张让冷笑着说道,“现如今,天下间需要这么大见面礼的事情,可不是很多啊……那董卓之前已经派人来见过我一次了,那会是谁呢?”张让闻言沉吟着。

    想了想,却是没有任何的头绪,随即对张于说道,“算了,先让他们进来吧,我倒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要求我什么事!”

    “诺!”

    张于离去,不多时,一名长相普通的男子缓缓走了上来。

    看着面前的这名男子,好半响张让也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来路,随后,又看了看那作为见面礼的箱子,一时间张让却皱起了眉头。

    毫无疑问,张让很贪财,非常的贪财,平时利用自己的权势收取贿赂什么的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只是,一直以来张让在收受贿赂的时候,并不是谁都都收,而是挑挑捡捡一番,确定没有太大的风险才会收受。这也没办法,毕竟昔日候览、王甫等人的下场,张让可是记得非常清楚。

    好半响,张让才淡淡的问道,“你家主人不知是何人啊?有打算求我什么事情?”

    闻言,那人很是恭敬的说道,“回张君候,小人乃是胡人单于麾下……”

    那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张让猛地跳了起来,“混账!胡虏背叛我大汉,我张让恨不得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如今你们不立马滚到京师来求降,竟然还有脸出现在本侯的府邸?!左右!给我将其拿下!”

    “张君候!请听我一言!”那人见状连忙大喊着,可张让却只是背过身去丝毫没有任何的反应。

    眼见众人就要围了过来,他连忙大喊道,“张君候!小人就是替单于前来求降的!”

    “什么?!”张让闻言,顿时转过头一脸懵逼的看着来人,同时飞快的喝退身旁的那些侍卫,“你……你再说一边,你是来干嘛的?”张让再次问道,可能是因为紧张的原因,

    “小人是代替单于前来请降的。”那人不亢不卑的高声说道。

    “请……请降?!”张让低喃着,随后两三步走到了那人面前,似乎根本没想到这么做可能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只见他一脸焦急的问道,“你们真的要请降?”

    “不错!”那人恭声说道,“如今单于已经认识到自己的过错,希望能够向大汉请降。只是因为单于担忧有些士大夫不愿意接受我们降服,所以先派小人求见张君候,希望张君候能够为我们胡人说说话。”

    闻言,张让脸色连变,同时眼神死死的盯着来人,好半响才返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那我又如何相信你这片面之词呢?届时如果我帮你们胡人说了话,但结果你们胡人只是打算利用这一点实施什么阴谋的话,我张让岂不成为了我大汉的罪人?!”张让冷声说道,这番话说得那叫一个正气盎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忠君爱国之士呢。

    “还请君候放心,单于如今就在这雒阳城内,只是……”那人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随后又连忙说道,“而且此次单于还将左贤王也带了过来,就是为了表明自己的诚意!”

    “真的?!”张让闻言再次站了起来,只是这一次,语气更为急促了。

    “千真万确!”那人沉声说道。

    “你们就不担心我派人将你们都抓起来?!”张让闻言再次问道,问着,同时用眼神死死的盯着来人的眼睛。

    “在见到圣旨之前,单于是不会出现的。”那人沉声说道,“不过如果汉人真的不容我们胡人,那却也是我们的命。虽然我们更加仇视鲜卑人,但……”说到这里,那人没有接着说下去,不过从张让那瞬间黑下来的表情就能够看出,他已经明白了此人的话中之意。

    “好啊,来求降还敢威胁我大汉朝廷?”张让冷声说道。

    “威胁不敢,只是说一件事实罢了,毕竟我们胡人也不可能真的任汉人宰割,”那人闻言应道。

    闻言,张让脸色不断变换着,好半响,才看着那胡人使者沉声问道,“你刚才说,你之所以找我,是担心那些士大夫不接受你们的降服?”

    “不错!”胡人使者恭声说道,“我们胡人如今在并州尚拥有大军40万!哪怕继续和那无双侯一战,我们胡人也不畏惧。只是单于不忍百姓再受战争之苦,所以希望能够向朝廷请降。只是那无双侯对我们胡人的态度非常敌视,又听闻无双侯在朝中拥有很多人的支持,所以……”

    “哼!”张让闻言顿时冷哼一声,不过却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坐在那边不断沉默这。好半响,他才淡淡的说道,“忙,我可以帮,但这点东西……”

    “这些事物,还有9箱!”胡人使者闻言连忙说道,“另外,小人还会奉上单于的信物作为证明。”

    “那好吧,东西送来,等……”张让随即对那使者吩咐着。

    待其离去,张于连忙问道,“君候,这件事情是不是有点……”

    “放心吧,那胡人降服之意肯定是真的。”张让摇了摇头说道。

    “可……这么容易他们就求降了?而且还是带着质子来的?”张于有些不敢相信。毕竟昔日匈奴人反叛的时候,雒阳那些士大夫以及张让等人的慌乱模样,他可是还记得一清二楚呢。

    “呵呵,被打怕了自然就想到降服了。真是可惜啊……如果那李子康是我这边的人该有多好?”张让感叹道。

    “那如此一来,他岂不是要进京了?”张于闻言顿时大惊。

    “进京?”张让闻言顿时就笑了,“怎么可能?!他进京了,那群胡人还不得立刻反叛?!”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