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燃》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重燃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闲聊
    “孙大秘,你来啦……”山海市城西在建的旅游节一个下沉式广场旁边,市府的一号车就停靠在这里,李靖平正在亲自监督,广场上面的一座虎踩踏着龙的雕像正在被拆除。旁边的工程建设总监督的局长陪着笑,只是表情极其尴尬,当孙伟出现的时候,李靖平就正好朝他招了招手。

    孙伟急冲冲小跑过来,到得李靖平面前,苦着脸笑,“李市,你就别在这取笑我了,他们说你一早就过来了,要监督雕像的拆除……”孙伟看到旁边的王局长神色局促,他就道,“其实,李市,这雕像是王局长找了省艺术家协会的人,雕刻了几个月制作的,这也是艺术家的心血,为我们山海尽一份力吧……”

    李靖平刚才对孙伟的调侃就收了起来,脸色平静,“我不止一次说过,打造旅游节山海会场是惠及山海人民的工程,不能高高在上,脱离群众。雕塑是一只虎骑蛟龙,这算什么个寓意?雕像竖起来的时候,我听到一个有趣的说法,说这是给我的献礼,我出身的地方叫虎岩,这叫‘龙骧虎跱’?”

    旁边那位挂着会展建设监督的局长脸色恰白,赶忙辩解两句,但也是没有说服力。

    “就不说这个寓意,这尊雕像,也是大俗,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山海市是暴发户,这多少个贫困县,立这种雕像,合适吗?雕像立起来了,后人怎么看我们,怎么评价我们?到时候国际旅游节到来,民众指着这个雕像说来历,是不是要我李靖平成为笑柄?”

    李靖平发了火,工程组的负责人总监督作了深刻检讨,和孙伟在旁边走着,视察工地,孙伟诚恳道,“李市,我也要向你检讨,这件事也有我的失察,我是知道王局在找主题设计的,最初说是两个吉祥物,寓意山海虎啸龙鸣,在这一次旅游节名扬四海,我倒是没看过那个设计图,想不到做出来是这个样子。”

    李靖平看过来,眼神柔和了点,“这个雕像也是才立起来几天,我也是从想要表功的人身上听到了这个说法,你不知道,不怪你……往往上行下效,你不要觉得我敏感,在这种事情上,谨慎一些口子把严一点,总好过后面出纰漏了来弥补。我一个人这么做了,下面的那些人个个都这么做,那成什么样子?虚名这东西最是连累人,你只要踏踏实实把事情做好了,真正让一个地方感觉到了变化带来的便利和生活的提高,人们自然会记你一辈子好。而不是立个雕像,摆个**八卦阵,就能做好风水的。下乘的雕像,是在找存在感。上乘的雕塑,是烙印在人心上。我要立,也要立的是上乘的雕像。”

    孙伟点点头,他知道很多领导,往往主政一方,就恨不得在各种地方留下自己的烙印。这就是李靖平高明的地方,也是他的智慧所在。他处理政务,十分高效,却对这种献媚的行为,极为反感。反倒一直强调低调做实事。孙伟知道自己的政治智慧肯定是拍马也比不上他的,只觉得李市这种行事方法,主政一市可以,主政一域,也毫无破绽,这才是大智慧的体现吧。

    不过即便这样,现实中其实也还是面临很多的问题,孙伟清楚,李靖平要做的事,在这山海,太大,不说多了,就是关停煤矿,发展环保旅游,放在倒退过去的年代里,都足够买凶了……触碰到的各方利益,会无形有张网反扑过来,最后就是看他到底能压住这张网,还是最后这张网束住他的手脚。

    所以李市也有谨慎的理由,今天这种事,要是没能及时发现,没准未来,那“龙骧虎跱”,还指不定传到谁耳朵里,给他带来多大的麻烦。这就是做事的难度,有时候你哪怕做成了一百件事,但要是有一件稍有不慎,恐怕就会落得骂名累累。

    “不说这些了……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孙伟就说起最近李靖平督促交代的几个会议,项目的走访,包括了一桩经济纠纷案件的处理情况。汇报完毕了之后,孙伟想起了什么,道,“还有件事……前天和老同学吃了个饭,在歌城的时候,倒是碰见了程燃。发生了一些小事情,算是有点意思……”

    然后孙伟也就把程燃的事情跟李靖平说了。

    李靖平听着,颇为有趣,“刘仲平让他儿子设宴招待谢候明的儿子谢飞白,结果人跟着程燃半途走了?就这么把人家台给拆了?”

    “据说是刘仲平听说了谢飞白在一高成绩进步很大,就让他儿子刘锦办了个庆祝宴,结果都认为小谢是作弊得来的成绩,小谢当时下不来台,程燃上去就人给带走了……”

    孙伟给李靖平服务,也不每时每刻都是挂着工作,有时候闲暇时一起爬山啊,更会毫无烟火气的说起很多事情,譬如今天这种趣事,孙伟也会拿出来分享。

    李靖平笑起来,“好不容易考个好分数,结果被人说是抄袭,谢候明这儿子也是倒霉催的……不过,他真不是抄的吧?”

    孙伟耸耸肩道,“原本最初看到程燃,还以为是追逐这种聚会,攀附巴结……结果种种迹象来看,应该是被朋友推动着无意参加,身不由己去的,后面事情就那样了……没有人知道谢飞白谢候明和他是什么关系,所以当时谢飞白丢下一大帮冲他而来的人,跟着程燃走了,让房间里炸了锅吧……很多人打听他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回事……”

    知道李靖平感兴趣,孙伟尽量详细的说起当时的情况,当成一个小故事来讲。

    李靖平嘴角弯弧起来,显然也是在想象当时的情况。孙伟做了他秘书这么多年,当然知道他的口味。别看李靖平身份之高,但其实经常有外人不易看到的小逸趣。身居他的职位,就不一定真高高在上,李靖平做工作的时候是一副样子,私下里也有生活中的样子。有的时候会给他推荐歌曲,电视电影,也和寻常人没什么两样,说起这怎么好听,那里好看,有有趣的地方,眉飞色舞……作为他的大秘,孙伟对他生活气息的这方面接触得多一些。

    孙伟继续道,“哈,当时那种情况,估计他也是撞上了……但无意之间就被卷入这种事情里,还得罪了一大批人……要换做是我,我肯定要来一句,闯到个鬼了噢!”

    “其实他明明可以不用管,就那么走掉的……但偏偏冒着得罪人的事情,把谢飞白解救了。这分明对他没什么益处啊……程燃这个六二大案的侦察人,他的心智,居然也会这么做?是真把谢飞白当朋友了?”

    李靖平想了想,道,“也许,是没有把那个圈子的人,当成是什么威胁吧……”

    孙伟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六二大案那个刘志国团伙,他也敢碰上去……那些人……”

    李靖平停顿了一下,目光落向远处。

    广场下沉,热火朝天的工地在前方延展,远处山海美景如画。

    “呵……算什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