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节操哪去了》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女神的节操哪去了 >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内定的美艳女主角
    多半年来,烛台风俗店在业界的名气一直在上涨,盖因它的店员素质和环境气氛都远超同行。不过忽然间,好多烛台的常客都不由得心生怨念,因为不知怎么着,这家店堪称镇店之宝的两名头牌,都先后在两年时间里离职了,真叫人叹息不已。

    其实,真要让客人们在逛街时看到这些店员,压根是不可能的事,除非真熟悉到了某种程度上。不过,既然挂着以头牌的名号,那么损失自然是巨量的,这点就连店家都不得不抱怨。因为风俗服务这种事情,当然是从不缺漂亮女孩乃至英俊牛郎的,但如果是挂之以头牌名号的员工流失,当然会为店家带来负面影响。

    就好比一家上市企业的高管人员,就算满天下到处都能再招人,但只要普通人听闻该公司有高管离职,那么负面影响就诞生了。虽然风俗店向来以高流动性为特点,但连续两年损失唯二的头牌,仍叫店家难过不已。

    因为她们两人的离职都非常突然,而且断然没有解释离职的原因,也没交代是否会继续在这个行当做下去。一个青山美冬,一个唐泽雪慧,其实真要让店老板立刻回想她们的模样,还真做不到,就是个漂亮女孩的脸呗,满大街都是。不过,既然她们挂着本店头牌之名,那么突然离职之下,顿时便叫整个店面的客流量都降低了。

    其实,上一位头牌的离职已经是很久前的事了,如果没有这一位的再度突然告别,其实老板也不会把两人都想一起去。所以重点还是在于烛台当前的这位头牌,唐泽雪慧小姐身上,老板真心就纳闷了,她怎么就突然离职了呢?

    诚然,唐泽小姐和青山小姐不同,是已经二十五岁的成熟女性,而且从业历史较久,如果真是厌倦了蕾丝风俗业,打算从良,不是不能理解。但既然是这样正当的理由,为何不跟店家好好解释一下呢,只是撂下一句不干了便就此告别,难道是着急回家投胎吗?

    不过归根结底,这件事引起的风波还是很有限的,不过就是一家风俗店的头牌离职罢了,老板是会抱怨,宾客是会牢骚,但要不了多久也就烟消云散了。蕾丝风俗店和普通风俗店,乃至陪酒俱乐部都有一个极大的不同,因为同而格外私密是一方面,再就是客人身份的不同。

    也就是说,以三四十岁为主要年龄的女客人们,真的会同二十芳龄的风俗店们结成好友吗?

    如果是男性之于女性,恋恋不舍很正常,哪怕时隔多年也能一眼认出,这个是可以的。但如果是中年女子之于年轻少女,享受服务是会享受的,但交友这方面,到底还是太难为那群年老色衰者了。

    “所以,你不用担心会被人认出来。”

    美冬这样劝解道:“烛台内部是从来没有拍照机会的,这个你我都清楚。美图没真相,就算有客人在匿名论坛发言,也只会惹得自己一身骚。那么这样以来,除非真有哪个中年大婶不惜曝光自己也要揭露你的前身噗,雪慧酱,你好像还没惹上这样虐恋的事情吧?”

    话音落下,她笑盈盈地放下茶杯,静待对方的进一步回复。

    这里是练马区,美冬旗下产业的那家名字不重要的娱乐公司,随便某一层里的某一间会客室。作为娱乐公司的内部,这里的装修风格明显偏明快化,日式简约款的黑色茶几两侧,各坐着一名身着貂皮的美艳女郎。

    唐泽雪慧穿的是黑色貂皮上衣,套着同款皮裙,搭配加厚款黑色长筒袜与名牌皮靴。她和美冬一样盘着繁复的发髻,甚至更加的端庄优雅,纤纤玉指捏着根女士香烟,美艳红唇飘荡淡淡白烟,正似笑非笑地打量故友现在的打扮。

    “既然都已经辞职了,我还会担心这种事吗?”

    她掐灭了烟卷,上身前倾,更显胸脯饱满:“只是美冬酱,比起这些事情,我果然还是更好奇你这段时间的经历。要不今天晚上,我住到你家里去,或者在外面开个房间也好,这么久不见了,再好好交流一番?”

    唐泽雪慧,烛台风俗店的头牌,美冬相识两年的好友,这两项身份让夺爱的女主角人选毫无悬念。虽然演员和角色的性向不一,但从剧情和扮演的匹配度考量,美冬真不觉得还有谁比她更合适。只是有一个问题明摆在自己面前罢了,那就是必须应付所有这些不可避免的提问,并做出合适的解答。

    “你可千万不要。上次我妹妹过去体验生活时,就被你狠狠地吓住了,要是咱俩真的再发生些什么,万一被她知道的话,岂不是要生出好些风波来?双胞胎就是有这一点不好,娶了一个就等于娶了两个,上了一个就等于上了两个,以前也就罢了,我现在可不能让你占这种便宜啊。”

    听闻美冬无奈的回答,唐泽发出一串娇笑,一时间仿佛春风拂面,整个房间的气氛都不一样了。果然是天生适合扮演夺爱的女主角,美冬这回彻底下定决心了,赶紧顺着之前的话题,把想法交代出来。

    “那么怎么样,雪慧,如果你感觉演艺道路不错的话,我可以让公司专门包装培训你。”她说道:“就算将来有绯闻流出也没关系,既然你的出道作就是夺爱这种深夜剧,以后也走重口路线是很正常的,那么就算今后真爆出某种绯闻,估计也只能起到涨粉作用。”

    诱惑还是诱惑,美冬豁出一天时间来拉友人下水。

    不过显然,唐泽作为年长她三岁左右的同行前辈,情商和经历都不是摆设。纵使美冬画出了好大一块面饼,她也断没有贸然点头的意思,哪怕已经从烛台辞职来到了这里,也只是姑且答应了夺爱的选角。至于更多的提议,她此时目光深不可测,翘着修长的二郎腿,愣是让美冬都不禁为之感到忐忑。

    “这个嘛”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