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好公仆》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三界好公仆 > 正文
第199章 大嫂子小嫂子都是嫂子
    “神仙也是由人修炼而成的,比如白浮云家的先人,确实出过神仙。不过,从一千多年以前开始,人间界就没有出过神仙了。而这个长明灯,只有一定级别的神仙才能制作,它的有效期限是八百年。”

    于乐尽量简明扼要地给姜晚解释。姜晚大概是听懂了,“白浮云那句话,其实是在试探你?”

    “她就是个傻孩子,自己把自己吓住了,或者也是一直心下忐忑吧。一边是师父,一边是亲爹,这个关系不好处理。”于乐笑得有些顽皮,过家家的样子,摸着一个与话题不相干的所在。

    姜晚的心情果然有所纾解,并且调整了两人身体的相对状态,让于乐更方便些。

    随后却又纠结,“你不会有危险吧?”

    怀璧其罪?

    小儿持金过闹市?

    那种神奇的葡萄,姜晚还没有吃过,但以后肯定可以随便吃,只是现在还承受不住而已。

    姜晚一直亲历,完全明白这种葡萄对洛白一族的诱惑力!

    抛开匪夷所思的背景,其实都是人。

    回到人的领域,姜晚就能想清楚了。

    “危险是有的,但人间界肯定没有,放心吧。”于乐轻描淡写地说道,“浮云向我坦白,我让她传话,只是把丑话说在前头而已,免得大家不好看。”

    姜晚点了点头,浮云和白浮云,还是有区别的。

    换言之,浮云可以信任。

    不过,姜晚的迷惘仍是挥之不去。

    于乐贸然取出长明灯,似乎与以往的做派不同。

    此前他从不张扬,也没有走上过前台。

    唯一对外展示的,就是神奇的葡萄。

    却是为了与洛白一族进行交换。

    想到这里,姜晚心底下就柔柔的。

    拿出长明灯,好像没有必要啊?

    有变化……

    突然间,姜晚心底下产生了一丝明悟,于乐满不在乎的神情下,从心所欲的表面下,似乎有一种不安全感!

    至少也是朝不保夕的,无所适从的,听天由命的迷惘!

    这个世界,是有神仙的。

    人间界,从一千多年前就没有神仙了。

    “你要保重。”姜晚把自己投入了于乐的怀抱,一时间就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另有一条佐证。

    与于乐相识以来,两人无风无雨地走到现在,顺理成章地确定了关系,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看上去,于乐有些惫赖,甚至口花花无遮拦,姜晚虽然没有谈过恋爱,却也能感受到于乐的**。

    现在仍是。

    姜晚亦如是。

    谈恋爱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他却从未提出过更深入的要求,甚至是有意无意地在回避着什么!

    此前没想通的,现在都想通了。

    人间界没有危险。却还有另外的世界。

    于乐在那个世界,有危险!

    姜晚很想知道于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最近又有什么变化,却也只能默默地依偎着他,把自己变成一个温热的港湾……

    “放心吧,洛白一族在我的掌控之下,并且是我的布局。”于乐宠溺地拍了拍姜晚的后背。

    “唔。”

    次日上午,肖肖从公交车上下来,探头探脑地走进山野小店。刚好看见了正在涂抹鸭子的于乐,未曾开口先陪笑,“于乐……同学,我来给您送效果图。”

    怯怯的,不太自信,让人心疼。

    “哦?”于乐甩着两手泥站起来,面带慈祥的微笑,“我看看。”

    二蛋飞快地从快递店里跑出来,挤眉弄眼地接替了于乐的工作。

    兄弟泡妞我僚机,兄弟冲锋我后勤。

    家里有个大嫂子,外面来了个小嫂子,大嫂子小嫂子都是嫂子,大嫂子来逮小嫂子……

    “肖肖来了啊!”姜晚从厨房里走出来,摘下围裙擦着手。

    “姜晚姐,我来给你们送效果图!”肖肖连忙鞠躬,瘦弱的身躯几乎撑不起双肩包。

    三人进了牛犇的工作室,肖肖给牛大叔问好后,退下双肩包掏出了笔记本。

    效果图很大,笔记本够烂,办天没刷出来。

    牛犇多有眼色的人,当即打了电话给张弛,一台主流笔记本马上送了过来,附赠优盘的。

    张弛左右无事,也凑在旁边一起看,越看越觉得眼熟,却是不敢相信,“哥,这是白马河?”

    看形状像是白马河,可白马河哪有这么漂亮啊?

    河两岸多了白石栏杆,几道白石拱桥跨过。

    右岸青山隐隐,绿树成荫。

    左岸粗细道路纵横,同样绿树成荫,许多红顶小房子点缀其间。

    简直是童话世界!

    “是啊。”于乐坐在马扎子上,“牛总是大港商,想投资建设一个宜居别墅花园,特意请了沧海大学的高材生进行前期设计。”

    沧海大学的高材生赶紧朝着张弛微笑,弄得张弛也赶紧咧嘴,城里的大学生果然不同嘛,乐哥八成是上了个假大学。

    满头木屑的牛犇,很有派头地点点头,“小事体,小事体啊!”

    “房子好像矮了点?”张弛好歹也是藏马镇的成功商人,总是要给出点合理化建议,“这得卖多少钱才能回本啊?”

    “只租不售。”牛犇昂然回答,分明是毛毛雨洒洒水,谈回本忒俗了,“这有多少栋?”

    “这只是个写意图,为了宏观上的美感,差不多只画了七八十栋吧,实际的数目可以三四百栋。”肖肖脸上有兴奋也有不安,“如果牛总觉得少了,再翻一倍也是没有问题的。这个容积率,还不到百分之十……”

    也是。

    垂直于河沿计量,即使宽度只有三四百米,每两米河沿就是一亩多地了。

    于乐打算征下的河沿,怎么着也得三四公里吧,也就是两千多亩地。

    五六亩地才盖一栋小房子吗?

    按照百分之十的容积率,每栋小房子的建筑面积也得半亩以上。

    商业开发的地块,容积率通常在百分之一百到三百之间吧。

    且不说河对岸的土地全是绿化景观。

    你确定这不是开玩笑的?

    正研究间,一辆商务车开进了山野小店。开车的是刘雨龙。王启安和葛古特先后下了车,狐疑地看着周边环境。

    这就是于乐同学工作和生活的地方?

    不太像世外桃源啊,嗯嗯,粗犷风……

    “乐哥就在这里!我叫王大鹏,是乐哥的同学!”二蛋刚好焖好了叫花鸭,殷勤地迎向三位打听于乐的城里人。

    “嘿嘿,巧了,我们也是乐哥的同学。”刘雨龙打了个哈哈,王启安和葛古特就崖岸自高。

    “哈哈,那我们就是表同学喽!”二蛋满脸堆笑,引导着三位表同学往后面走。

    其实二蛋也是想看看,乐哥好像憋了一个大项目啊,我可得参与进去,虽然我没钱。

    我确实是没钱嘛。

    唉,乐哥有了大嫂子以后,感觉都没以前那么亲了……

    “肖肖?”王启安一怔,脸色颇不自然,眼睛瞟向于乐,又瞟向姜晚。

    “啊?”肖肖就像一只做错了事的小兔子,还是被拿了现行的那种。

    然后才想起来,我跟你没什么关系啊,啊不,我跟于乐同学也没有关系。

    顶多是我认识于乐同学,是因了你的关系,这不算什么亏心事吧?

    好吧,猛不丁地在这儿相遇,大家都有点意外……

    “我请了肖肖帮忙设计。”姜晚热情地起身迎接,“各位同学,快请坐!”

    于乐嘻嘻哈哈地给众人介绍了著名的港商。牛总已经很努力地平易近人了,但身份和实力上的差距有如鸿沟,王启安三人恭敬并荣幸地与牛总握了手。

    二蛋则忙不迭地摆马扎子。牛总这里的马扎子超级多。

    众人帮忙参详。

    “牛总,您这是……圈地?”王启安毕竟是家学渊源。虽然他老爹不大看得起亲儿子,总之就是老子特么养得起你,你特么就给老子胡混吧。

    “河北岸是圈地,以免被人坏了风水。”牛犇坦然道。

    “看来牛总非常看好藏马山的长期发展!”王启安不露怯,随后才反应过来,牛总的意思并非圈地啊,怔怔地问道,“南岸确定要这么低的建筑密度?”

    原本以为,肖肖只是展示了绘画天赋,把效果图画成风景画了。

    这样高成本的别墅,目标人群在哪里?

    “哈哈,藏马山实乃一方福地。”牛犇笑得矜持,“鄙人还有一个身份,夯亢开运协会理事,国际周易吉祥物协会顾问。”

    葛古特坐在旁边眉头紧锁,原来是个风水先生?

    换言之,神棍?

    这很可能是一个庞氏骗局!

    我不能让乐哥上了当!

    “乐哥,这个项目,恐怕还有别的不同寻常之处吧?”葛古特推了推眼镜,有点小僧伸伸腿的意思。

    “哦,牛总说了,这个项目只租不售。”于乐嘻嘻哈哈地看着葛古特。

    “你有投资?”葛古特心里更加抵实,脸色四平八稳,嘴角却在兴奋地颤动。

    “大头还是牛总的,我会参与一下。”于乐笑道。

    “乐哥,在表面上,你可能还是这个项目里的重要角色吧?比如牛总贵人事多,你总得参与一些现场管理,有时候还得代表公司签字什么的。”葛古特跟于乐说话,却是冷眼瞧着牛总。

    牛总无辜地挠了挠头。

    葛古特完全确定了,于乐不但被人骗了钱,还将是替罪羊!。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