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修行》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小修行 > 正文
278 队长
    前些时候,潘五为了方便管理,将他的五字营并入红旗二军,谁能想到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现在的第五营归属红旗二军管理,就是归于放管理。于放这次过来就一件事,尽快瓦解潘五的所有力量,尽快把红旗二军抓在手中。

    于放还是很贪心的,或者说换成你来做这个将军也会这样。

    你是红旗二军新任统领,看到红旗二军最强大的兽军,就说你想不想要?于放是人,是个有野心的人,同时还有着强大倚仗,他当然更想要这支兽军。

    最初过来的时候,为求稳妥,他没有提兽军的事情。经过这几天的交接,也是提拔了一批军官,绝对可以索要兽军了,于是就来了。

    于放带着一队人过来,有一多半是他带来的人的,再有少部分从红旗二军中提拔起来的军官。有意思的是,被提拔起来的这些人几乎都是出自第四营。提拔起来的这些人,也是很早以前被放弃掉的红旗辅军的将官们。

    潘五倒是无所谓,当他想明白许多事情之后,就没有伤不伤心一说,每天都在等待朝廷的最新命令。

    朝廷一直想要兽军,可惜从来就不是他们能够要到的。

    这几天,索洪、石中几个人,几乎每天晚上都带着酒菜来找潘五。酒不多,每人分上一碗就没了,主要是陪潘五说话。

    用索洪的话说:“咱是粗人,咱是武人,玩不得朝堂上那些伎俩,但是我姓索的知道是谁帮了我,别的事情做不了,我来陪你喝酒。”

    潘五每次都要说谢谢,都是说不用过来,可他们还是会来。

    连续几次喝酒之后,也是认识了呼天。

    呼天总是叫喊着不爽,说酒太少。

    今天,于放带人来了,见面就说出要求:“潘将军,请将兽军移交给我吧。”

    潘五说:“你是不是病了?那是我的。”

    于放摇头道:“潘将军,我知道你是功臣,我敬佩你,但是功臣也得讲道理,咱大秦国从来就不允许私人蓄养战宠,即便是皇亲国戚,也是要有皇上的允许,才能够养一两只防身,而您,按照册上登记的,一共是五百五十二头,名册上等级的是……你这个还是稍稍有那么点麻烦,有的登记在府城武院,还有你入学的第三学院,不过更多的都是登记在军营里……我看看啊,按照最后登记的记录看,这些战宠全部是东山行省驻军的战宠,我没说错吧?”

    潘五看着他不说话。

    于放笑了下,亮出一张调令:“潘将军,我不是抢夺你的东西,而是奉命征调,这支兽军原本就是朝廷军队,现在暂归征西军先锋营管辖,我可以带走他们吧?”

    潘五笑了下:“你是要疯。”

    于放说:“不疯,一点都不疯,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我都是有道理的一方,您说呢潘将军?”

    潘五不想说话了。

    就这时候,索洪、石中那些人来了,一见面就劝:“于将军,这事儿啊,你不应该这么做。”

    于放面色沉下来:“我奉朝廷旨意、奉军令,来接收红旗二军,来接收兽军,怎么是不应该呢?”

    索洪说:“远的不说,剑门关这么多高手、这么多将官,那么多有实力的人,为什么他们不来抢,反是让你过来?”

    于放变了脸色,不过马上恢复过来:“因为是朝廷派我来。”

    索洪摇摇头:“于将军,您要是肯听劝的话,我建议你还是先回去。”

    于放面色更不好看了:“索将军,您这是什么意思?”

    索洪还要再劝,潘五懒洋洋说话:“将军还是过来喝酒吧,他们愿意这么折腾,随便。”

    于放闻言,面色一喜,这是放弃了么?赶忙说:“这可是你说的。”不等潘五回话,于放大喊一声:“来人!”

    看得出于放早有准备,这次过来不但是带领许多军官,还有三百多名专门饲驯战宠的兵士。【】他这一声喊,那些士兵马上快跑过来。

    于放大声说:“带走战宠。”

    士兵们有些犹豫,带走?怎么带?

    潘五就住在战宠这里,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潘五身后没多远就卧着许多战宠。

    现在看,一个个都是懒洋洋的,好像很和气?可每一个都是高高大大,万一咬我们怎么办?

    这些兵士一直和战宠打交道,知道战宠认主,而且特别难驯。可是上官有命令?

    一群兵士互相看看,有队长去跟于放说话:“将军,驯养战宠要慢慢来,千万急不得。”

    “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于放说:“我是让你带它们回去,又不是驯养,放心,它们认得咱们的军服。”

    那士兵还是犹豫,想了又想,走上前一步跟潘五说话:“将军,能不能麻烦您说句话啊。”

    潘五冷冷看他一眼,再看向于放:“你想要战宠,有本事就自己过去拿。”

    于放被将住,想了又想,吩咐道:“你们快去!这里是大秦国土地,咱们是大秦国将士,难不成咱们的战宠会攻击咱们自己?”跟着大喊:“这是命令!”

    那队长回看眼于放,想了又想,叹口气朝潘五拜了一下:“将军,得罪了。”然后大步走过去。

    距离二十几步远就有一头熊,懒懒坐在地上低头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听到有人走过来,抬头用很迷茫的眼神看过来,想了想,又是低下脑袋。

    那名队长放慢脚步,随着距离越近,他走的越慢越轻。

    潘五忽然插话:“千万别想喂它是什么东西,它会攻击你。”

    啊?那队长的手就放在怀里,正准备拿出驯兽常用的药物。听到潘五这句话,队长回头看看,现在的他特别犹豫,手不敢拿出来,脚步不敢往前迈。

    于放大喊:“赶紧的!”

    那队长犹豫了又犹豫,索洪叹气道:“于放,你和朝廷的事情,你们和潘将军之间的事情,至于为难士兵么?你一句话,士兵就有可能丢掉性命,你真的心安?”

    于放面沉似水,现在的局面跟打仗没有区别,都是要绷住了,都要是一鼓作气拿下对手,冲前面大喊:“你要是违抗军令么?”

    这句话刚说完,潘五冷笑一声,也不说话,脚下有个石头,轻轻踢到于放身前,下一刻,一头白色巨虎嗷的发出声虎啸,嗖地一下扑过来。

    老虎很大很高,这还不说,速度还特别快,嗖地一下出现在于放面前,于放下意识往后躲闪。

    潘五说:“你不要是驯兽么?我给你个机会,你和它打,你能打败它,它就是你的。”

    于放感觉好像被戏耍了一样,犹豫犹豫再犹豫:“好!”回头大喊:“取我的刀。”

    潘五冷笑一声:“还取你的刀,赶紧滚吧,别说没警告你,你敢拿刀,它就能吃了你。”

    于放再次僵在当场,到底是大意了!

    看看后面蠢蠢欲动的许多战宠,于放冷哼一声:“走。”带人离开。

    等他们那些人呼啦啦走远,索洪叹气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潘五说:“不用说。”

    索洪说:“我想了好几天,如果我是朝廷,我是那些权臣,也会对你不放心,一个国家想要安稳安定,就一定不能有不安定的事情存在。”

    潘五说知道。

    索洪说:“还是陪你喝酒吧,朝廷就这个样子,除非你舍得把战宠上交给军部。”

    潘五说不可能。想了想问话:“红旗二军怎么样了?”

    索洪苦笑道:“你问我?”

    “不然呢?”潘五说:“问谁都不好。”

    索洪说:“前面四个营听从朝廷旨意,主要是你的第五营。”

    潘五苦笑一下:“有人要离开?”

    索洪说:“你就跟第五营这些人一起住着,难道不知道?”

    潘五说:“你让我怎么问他们?”

    “倒也是。”索洪说:“朝廷下了狠心,凭两次大战的军功,第五营中身世清白的士兵可以马上申请退伍,并能够带着军功回去家乡,由官府负责安排个营生,大多会进衙门做事。”

    潘五说想到了。

    按照正理,绝对不可能打赢两仗就让士兵退伍。说到底还是为了瓦解潘五的力量。

    说起来,潘五是真心有点无奈。

    前几天还在琢磨岳远行那些士兵很有可能跟自己想不到一块,他要提前想办法,提前做准备。不想朝廷比他的动作快多了,马上就来诱惑那些士兵。

    索洪接着说:“你不是招揽了一些山贼么?于放带过来的命令,愿意退伍的给合法身份,不愿意退伍的带着军功继续当兵,也杀死有了合法身份,等以后退伍再一起计算军功。”

    潘五点点头:“他们应该感谢我啊。”

    索洪看他一眼:“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跟你说过这些事情?”

    潘五轻笑着摇头。

    索洪接着说:“你不是招揽了一些山贼么?于放带过来的命令,愿意退伍的给合法身份,不愿意退伍的带着军功继续当兵,也杀死有了合法身份,等以后退伍再一起计算军功。”

    潘五点点头:“他们应该感谢我啊。”

    索洪看他一眼:“到现在为止,没有人跟你说过这些事情?”

    潘五轻笑着摇头。。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