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幻圣》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无极幻圣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 献帝诏书
    “阿弥陀佛,不痴,这位施主说得没有错,和氏璧的确就在本寺。”

    “主持?!”

    柔和清亮的声音,令不痴在内的四名护法金刚同时愕然转过头。

    因为说出这句话的,正是净念禅院,苦修了数十年闭口禅的禅主了空。

    “如和氏璧这般的神物宝物,冥冥中自有神佛作主,净念禅院也从来不以和氏璧的主人自居。

    这件宝物,敝寺不过只是代为保管,最终归属,还要静待天意。”

    苏航等人也忍不住露出惊异的神色,不知了空为何会忽然破了自己闭口禅的功夫,更忽然承认了和氏璧的存在。

    毕竟,方才的海棠,固然在言语方面占了一点上风,但还远没有达到无法挽回的严重程度。

    当然,无论如何,了空这段话,当真恍若一枚深水炸弹,将各大势力停留在附近的耳目炸得七荤八素。

    “我的天,和氏璧真的在净念禅院?!”

    “和氏玉璧,杨公宝库,二者得一,可安天下!

    不行,和氏璧在净念禅院的消息,必须要第一时间通知主公!”

    “天意?那可真是虚无缥缈的存在呢”

    且不提那些耳目们的激烈反应,海棠可不会放过如此明显的乘胜追击的良机:

    “不过,大师如何能够肯定,你们的选择是天意,而非是慈航静斋的意志呢?”

    海棠的问题不可谓不尖锐,就差明说净念禅院与慈航静斋互相勾结,大搞内幕了。

    这个说法也的确没有错,原著之中,若非徐子陵横空杀出,和氏璧的最终归属的确是由慈航静斋一言而决的。

    甚至可以说,“天意”已经选择了双龙,但慈航静斋还是选择了视而不见。

    “诸位大师,我忽然想起了一个故事。”

    海棠合起扇子,缓缓道:

    “从前有一件珍贵的宝物,它的主人很珍惜它,但却不幸地引起了宵小之徒的窥视。

    一番争夺,强盗们成功将宝物的原主人干掉了,但那件宝物却也因此消失了,没了下落。

    因为另有渔翁,暗中将这件宝物给截了下来。

    只要等到宝物的原主与继承人全都逝世了,这份宝物便顺利成章地易主了”

    原本,和氏璧是如何落入慈航静斋手里的,便是慈航静斋的上代传人,碧秀心也说不清楚,更何况净念禅院的了空等人了。

    然而凭着沟通阴阳的本事,苏航硬是十分成功地将这段已经埋藏在历史当中的经历,给成功地扒了出来。

    整个过程,经过精简后就是海棠说的那般。

    慈航静斋得到和氏璧的过程,或许算不上血腥肮脏,但也绝不光彩。

    也难怪就连碧秀心这样的核心传人,都完全不知道慈航静斋得到和氏璧的过程。

    海棠收中折扇一指了空,高声道:

    “敢问诸位大师,这样的人,当真是宝物的主人吗?或者说,当真有保管宝物的资格吗?”

    “阿弥陀佛。”

    了空沉静道:

    “和氏璧的来历,贫僧也知之不详,不过贫僧相信静斋主人,而非阁下的一面之词?”

    从某种意义上讲,了空说得不错。

    因为就算慈航静斋当初得到和氏璧的过程真的毫无挑剔,以海棠以及她手下天下第一庄的本事,将其扭曲成各种苏航需要的版本也是轻而易举。

    甚至,各种如山的“铁证”,也并不是搞不出来。

    似乎是早就料到净念禅院一方会如此回答,海棠微微一笑,自怀中取出一卷丝帛,问道:

    “诸位可知这是何物?”

    不等了空回答,海棠就继续将这份布帛的“来历”娓娓道来:

    “献帝时,曹丕迫其禅让,献帝实不愿汉室江山至此而终,因而写下密诏,并将传国玉玺交由秘使保管,命其另觅良机,再兴汉室

    结果,忠臣义士惨遭奸人算计,非但失璧,一族之人也惨遭追杀灭口。

    最终,秘使一族,只剩下一支由本庄第三代庄主代为收留,幸存下来。

    原本晋代魏,赵取魏,又经五胡乱华的混乱时期,秘使一族纵然有心,也寻不到半分和氏璧的下落。

    直至如今,传国玉玺重现人间,大师是否该物归原主了呢?”

    说着,海棠轻轻将诏书展开,将诏书的内容展示给所有人观看。

    诏书的内容虽然简单,但却透露出一份庄重,还有岁月留下来的一分厚重。

    当然,最引人瞩目的,还是诏书最后的两个印章。

    一个是汉献帝的私章,一个,则是传国玉玺的印章。

    “喂喂喂,那不会真的是汉献帝的诏书吧?”

    “你傻啊,这种诏书,我半个时辰能弄出二十份来!”

    “是啊是啊,这种东西也敢拿出来骗人?我还说杨广把皇位让给我了呢”

    见海棠说得煞有介事,这诏书也不像是假的,不少唯恐天下不乱的吃瓜群众,也当即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

    当然,大部分人是不信的。

    不过,这些耳目之中,自然不乏眼力高明之辈,看出了这份诏书的玄机。

    “不,那个质地,那个形势,还有最后那个印鉴

    这份诏书,就算是假的,也是很高明的假货。”

    当然不像是假的了。

    以众人的耳力,自然将这些窃窃私语尽收耳底。

    为了伪造这份诏书,苏航虽然没能把汉献帝的鬼魂直接抓出来,但也好歹抓到了一只见过献帝诏书的积年老鬼。

    再加上天下第一世界的天下第一造假大师,方方面面,几乎是无懈可击的。

    就算汉献帝从地下爬出来,说不定都会怀疑自己什么时候签过这份诏书。

    在纷纷的议论声中,海棠抬手一举,轻飘飘的诏书就直直飞向了空:

    “还请禅主品鉴。”

    “不必了。”

    了空眼中没有半分波动,右手食指在诏书上一点,诏书便轻巧地转了一个弯,重新回到海棠手里:

    “诸位施主心怀恶意而来,自然求仁得仁。”

    如果能发现任何破绽,了空自然不会放过如此良机。

    毕竟,只要戳破诏书的谎言,或许能逼得海棠一行的不战自退。

    但显然,他做不到。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