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制神话》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无限制神话 > 正文
第八百六十一章洗尽铅华(下)
    一碗野菜粥,米比菜少,菜比水少,说起来当然算不得什么。

    但是这世上的事情,并不是这么论的。

    你有一百万,给别人一块,这是施舍。

    你有一百块,给别人一块,这是仁义。

    你有一块,给别人一块···这是傻子。

    这个女子的生活一看就很拮据,她似乎被遗忘···或者说遗弃在了这深宫荒野之处,也不知究竟独自生活了多久。

    一碗粥,或许就是她一天的口粮,是她多活一天的凭证。

    而她肯均出一碗来给楚河,这让楚河很感动,心中也有些震动。

    有一瞬间,他甚至想要舍弃原本的计划,不去打搅她的生活。

    但是转念又一想,楚河压下了放弃的念头。

    一碗寡淡的菜粥,楚河吃的干干净净。

    吃完之后,从宽大的袖子里掏出一个玉质的枕头来。

    “在下身无长物,吃了你的粥,便唯有以此物为谢礼。”楚河双手捧着游梦宝枕,递向女子。

    这本是辩机与高阳公主梦中私会之物,楚河在西游副本中将之销毁,但是出了副本,却碰巧抽了出来。

    本只是一件杂物,楚河就堆在小世界中,也不去管它。

    如今却恰巧用上。

    女子见了楚河的谢礼,眼神中没有欣喜,也没有淡漠,就像楚河奉上的不是一件宝物,而只是一个寻常的伴手礼一般,道谢一声后,便收下了。

    她用木头做的枕头,确实很磕脑袋,如今有楚河送的这个枕头,想来会睡的舒服一些。

    送出了枕头之后,楚河没有再做多余的事情,而是起身告辞。

    他甚至没有问这个女子的姓名,更不曾打探她的具体来历。

    匆匆忙忙,只是一个无名无姓的过客。

    辞别了女子后,楚河重返前宫。

    看着暴虐杀人好似玩笑的胡亥,楚河有些感叹。

    同样是一个人的种,区别怎么会有这样的天差地别?

    胡亥以为他学习了秦始皇的残暴和冷酷,就可以继承他父皇的威风。

    只可惜他错了!

    秦始皇残暴和冷酷,那是因为他的统治需要他这么做,而并不是他真的嗜杀成性,将自己的子民,视为肆意玩弄的对象。他的雄才大略和高瞻远瞩,更是古今少有。

    公子扶苏或许正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才会选择走上一条与他父皇决然不同的道路。哪怕为秦始皇所不喜,但是他却可以做自己。

    而胡亥处处学习秦始皇,却画虎不成反类犬。

    即使胡亥要比赵高更早的退出历史舞台,但是楚河还是不打算放过他。

    楚河确实没有办法用法术和神通杀死胡亥。

    但是他却从咸阳城中,找到了一个患有花柳病的特殊职业女,用灵丹让她重获青春,用妙药让她拥有与众不同的美丽,然后悄然的将这个女人送到了胡亥的寝宫之中。

    以胡亥的混账,见到这般美丽动人的女子,一定不会追究其来历,只愿成就好事再说。

    天子不粘万法,却也无法抵抗寻常的病毒。

    花柳病一定可以让这位秦二世,很好的享受余下的日子。

    当然,为了避免病毒因为某种途径扩散,楚河还在那个特殊职业女身上悄悄做了点手脚。

    在她的脐下三寸之地,埋了几根针。

    这足够毁了胡亥的‘根基’,让他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无心用它那肮脏之物去造孽。

    咸阳事毕,楚河回到了定陶。

    说起来事情虽然多,但其实楚河离开定陶,不过一日功夫。

    故而定陶城内的局势还算稳定。

    只是刘邦借着樊哙与项梁的翁婿关系,借势而起,却是难以阻挡。

    更何况,刘邦毕竟也是楚人,天然有着优势。

    当然,也有人说,既然刘邦也是楚人,那为何他做了皇帝,不会引东皇太一与天帝争雄?

    原因很简单,刘邦是一个楚人,但是却也只是一个寻常的楚人。

    他与东皇太一之间的关联,远不如楚国皇室、贵族与之关联密切。

    事实证明,汉祭祀东皇,也是从汉武帝刘彻开始的。

    是他捡起了楚人祭祀东皇太一的传统,甚至直接以人皇的身份,赦封东皇太一为天帝,为三界至高神。

    或许,那又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又是一个英武的帝王,不甘心受天帝摆布,妄图挣脱束缚的决定。

    当然,刘邦不祭祀东皇太一,或许还有更深层的目的。

    那就是去标签化。

    世人皆知西楚霸王为楚人,又有多少人知道刘邦也是楚人出身?

    不主动去掉自己身上的标签,又怎么统一天下,得天下人认可?

    话题扯远了!

    回归正题,楚河回到定陶后,收集来十二生肖属相者之血肉,又通过一些渠道,采购回来除了龙血之外的其余十二种妖兽血肉。

    至于龙血,楚河没记错的话,他本身到还有些储备。

    毕竟他这一生,和龙打交道可不算少。

    魔天副本中,他更是和龙王大打出手,事后出了副本,自然有龙血、龙鳞一类的材料抽出。

    只是这类看似高端的材料,对于现在的楚河来说,其实没什么大用,这才不曾细表。

    合成十二巫精血,点燃之后,十二道虚影投入那化生珠中。

    化生珠大放光芒。

    透过渐渐透明的宝珠,楚河可以看到宝珠中十二尊金人,纷纷睁开了双眼,等待着他的指令。

    宝珠在楚河的示意下,化作一个简单的铜色发冠。

    将发冠带在头顶,主动的激发其抗击天意的能力。

    虽然没什么感觉,但是楚河心中却下意识的觉得,他或许在天帝的眼中消失了。

    或者也不算消失,而是一种‘藏’。

    这种藏是他无论做什么,天帝都无法再明确洞悉。

    换一个简单的说法,就相当于属于他的天机被扰乱了,天帝再看他时,便是一片混沌。

    而所有与他产生浓厚牵绊的人,在他的影响范畴之内,天帝也无法再准确的洞悉。

    战场扬起了迷雾,地图挂开始失去作用。

    或许真正公平点的较量,这才刚刚开始。

    在解决了后顾之忧后,楚河再度寻上项羽,在与其一顿吃喝吹牛后,便送上了游梦宝枕。

    之后项羽和那女子,会不会在梦中相会,又会有什么样的故事,楚河都难以插手和干预。

    楚河将选择权,还给了项羽和那个女子,他们是否选择改变各自的命运,就全看他们自己了。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