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瀛有座道观》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我在东瀛有座道观 > 正文
300.月下叙话
    居酒屋,凌晨时分。

    这个时刻,是蓝随与三妖合伙所开的这间居酒屋最为繁忙的时间段。

    有加班后才下班而饿着肚子的上班族,也有准备开始夜间游荡地的妖怪们来吃些东西的。

    咋一听这种地方怎么可能容许人类和妖怪待在同一个地方。其实这件居酒屋已经是经过蓝随的改造,有着一个双向的出口,一方容纳人类进出,一方容纳着妖怪们的欢庆。

    完美的分界线,除开有对城级别的人物才能发现到其中的隐秘。而这件居酒屋也同时是接受妖怪与人类委托通信之地。

    毕竟现在,里世界的人想要联络蓝随,要么就是在他上学的时候当面直述。不然,已经成为蓝随私人领地的无尘山可不是那么好闯,最多让你看见一下最外面的神社,其余的都别想进来。

    当然,这里的居酒屋成为联络点后,其危险程度也是直线上升,在其粗略的领悟了奇门遁甲之术后的蓝随也经过后一番的改造。

    不过,这就是十分复杂之事了,暂且按下不表。先说在平时蓝随也没有来到这家店中,一直都是三妖在经营着这里,她们没有请人。虽说妖怪的精力足以应付这等情况,不过让蓝随三人就这么一直看着她们忙碌也不是个事。

    蓝随三人也来过好几次这里,结果也是在对视一眼后,三人也是主动参与这些事物之中去。

    熏去厨房帮忙,静梓则是帮忙端菜,而蓝随负责招待!

    没错,就是由蓝随负责招待,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友招待除自己与家人之外的其余人!!!

    好吧,先不论这个家伙的强大占有*欲,在蓝随三人的帮助之下,也是一直忙碌到凌晨两点的时分,才终于过去那段高峰时候,只有零散的几个客人还那里吃着东西,暂时地不用去招呼。

    看到这一幕后,战原熏和烟烟罗对望着后,很是熟练地炒了几道大家喜欢的小菜品,而静梓准备了米酒,其余人等就摆着桌子和拿着碗筷。

    不一会,最后一道菜上齐全,熏和烟烟罗也是摘下围裙坐在桌位之上,周围的人帮忙倒着酒水。

    酒水斟满,全员落定,也是共同举杯,喝道:“干杯!!!”

    温热的米酒下肚,带着浓厚与香甜,再加上一点酒香,简直是让人的毛孔全部都舒张开来。

    “呼~~~”

    全员的身体陡然之间都变得有些慵懒呢。

    当然,一杯米酒是不可能让这些家伙们满足的,再次把空杯倒满,这次就喝的慢了一些。

    蓝随所指点之下制作的米酒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她们所尝试,其后劲之足她们也是知晓地,所以也是不约而同的慢慢品味起来,同时开始吃起桌子上面的饭菜。

    也幸好,蓝随早有过教训这种酒宴上没有带米沛儿来,不然那个煞风景的家伙可是会直接端着盘子往嘴里倒的。

    一边喝着小酒,一边随意的把些吃食放进嘴中这才是享受嘛~

    众人随意地聊着些话题,而不觉之中也是开始提及蓝随今晚发癔症地事情。

    伸出筷子来敲着入内雀的脑袋,蓝随没好气地说道:“我那可不是发癔症,而是经历着人生的大喜没有缓过神来。”

    “感觉没有什么区别。”入内雀嘴中叼着毛豆很不屑地说道。

    “哎呦,还敢还嘴?”

    蓝随眼睛一瞪就要再次使用筷功。不过还未敲下就被熏给阻止。

    “行了,说一下吧。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女友的话还是要听的,蓝随把筷子给收回来,也是把今晚的事情给一一诉说出来。而她们的眼睛也随着蓝随的讲述越瞪越大,最后已然是一副惊骇的面容。

    最后,还是心境稍稍坚定一点的熏,总结道:“那个人怕不是个傻子。”

    “喂!别人这么好心好意地来送钱,你也别这么说。”蓝随可是对于那个大叔喜爱的很。

    咳咳,是看到东瀛币地那种喜爱!

    “那么,如果他不是傻子,那就是说这次的任务很危险。”战原熏话语一转看着蓝随说道。

    一听这话,餐桌之上的人不约而同的望向蓝随。

    而,这次的蓝随也不像是平常一般轻松随意的说出一些话语来让她们放心。因为他不喜欢在她们的面前说谎。

    “不好意思,请帮忙再来一碗米饭。”此时在居酒屋之中的客人一声高喊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气氛显得稍稍轻松一缓的同时,入内雀也是起身说道:“我去吧。”

    接过客人的碗,入内雀在热气腾腾地电饭锅之中装好一碗满满的米饭后,给客人送过去。再次回到蓝随等人的餐桌之上。

    此时,众人和俩妖已经不似刚才那般僵硬,开始吃起了点东西。不过其目光随意一瞟之间还是往着蓝随,明显是在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种目光蓝随自然是察觉的到,他也知道自己如果不说一些话语,今晚也会被她们逼着说。

    只能是无奈一笑后,说道:“这次的话,我听闻是深入敌人的大本营,然后敌对方全部都是对城级别的人物。

    全无危险这话,我也是不敢保证。”

    “那可以别.......”静梓想要让他别去。

    不过,还未说完就已经是被熏挥手打断。

    “无论有没有这个钱的话,你都会去的吧。”熏,这般问道。

    “嗯!”

    蓝随点点头,算是肯定了熏的猜测。

    聂霓裳给他的信,蓝随也没有给熏她们看过。不是不相信她们,而是不想辜负师姐的一番情意。

    她以着诸多办法,才让信件以着最为隐秘的方式传达给自己。甚至于可能还存在为蓝随能够参与到这次任务中使了些什么办法。

    所以,他才一直没有把信件公开过,在他看过信件后也是直接在手中化为尘埃。

    但是,熏也同样知道眼前这男子的野望,这次的事件想来他会参与进去的。

    于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眼中的复杂一闪而逝,她缓缓端起酒杯朝着蓝随说道:“可不要死了啊。”

    “一个零件都不会少的。”蓝随笑着把手中的杯中举起如是如是说道。

    俩人相交一碰,各自把杯中酒给喝完。

    而身边的入内雀也是很快的为蓝随满上酒水。

    这个时候的静梓也是双手捧着酒杯说道:“蓝君,我们可快要开学了,不要玩的过头啦!

    “啊,我还挺喜欢在课堂上面睡觉的感觉。”

    酒杯轻碰,俩人酒入口中。

    静梓喝的有些急,不由得轻咳几声。让蓝随满脸无奈地揉着这个女孩的头顶。

    烟烟罗举杯说道:“人类的友人我就这么一个。”

    “那就真不好意思,妖友似乎有好几个。”蓝随端起杯子来说道。

    “我还没这么小气。”

    “多谢,多谢。”

    一人一妖相视一笑而碰杯,喝下。

    置行堀再次端杯说道:“我可不想要沙发上只有我一个人瘫在那里。”

    “说起来,瘫在那里的姿势还是我教授给你的吧。”

    说笑间,俩人碰杯,滴酒不剩。

    这次喝完,入内雀却是没有再帮着蓝随把酒添满。蓝随在稍稍一愣之间已经是看着入内雀端着一杯酒说道:

    “今晚你已经喝的够多了,所以下次再喝?”

    怔了一下,蓝随也是立马懂得了她的意思。他的酒杯没有端起,只是轻轻点头说道:

    “好,今晚就不喝了。”

    。。。。。。。

    这个夜晚的小聚比之平常要散地早些。

    也是,一位友人,男友,即将要离开她们一段时间踏上一段未知的行程。也是不由得不让她们心中稍添一丝阴霾。

    在这丝阴霾之下,就算是山珍海味,琼浆玉液摆在众人面前恐怕也是没有多少胃口。更别说谈天说地。

    早早的就结束这场小宴。三妖还要继续在居酒屋做事,一般来说到早上时候才会回去。

    这已是常态,所以蓝随三人也是先行回家。

    三人也没有如同平常一般乘坐出租车回道观,而是不约而同地都想走走。

    夜晚的城市只要不是过于繁华之地,从来都是万籁俱静,此时也是如此。能听见的只有隐隐风声,还有脚下鞋子与地面的碰撞之声。

    三人都没有开口说话,也不知道是在享受着这一刻的静谧,还是单纯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蓝随此时念出一句诗词来,方才打破这份平静。

    俩女抬头望向他,蓝随却是伸出手来指着天空之上的北斗七星。问道:

    “这句诗是不是特别的应景?”

    被蓝随所牵引着看向天空,俩女才见得这天空之中高悬银月与隐隐可见的北斗七星。也是幸好他们现在处于一片开阔之地,不然还难以窥得全貌。

    不过,也正是因为看得全貌,才发现这片天空之宽广,宇宙之深远。

    都说,在人心情不好的时候不妨去看看星空、大海、平原,在这个时候你会发现,怎样郁闷的心情在这方天地的承托之下都太过于渺小。

    这个时候,心境也会变得开阔起来吧。

    望着身边的陷入到这片宽阔星空的俩女,蓝随笑着握住她们的柔夷。

    “放心吧,放心吧。

    相信着我,相信着我,相信我可以完好无缺的完成这次任务的。我还有很多的本事是你们所不知道的。我还有很多保命手段你们也为见过。

    所以,相信我就好。

    何况,我可还未与你们进行过“深入”的交流,可不会就这样放过你们的。”

    说到最后一句,蓝随已经是一副贱兮兮地样子。

    看来这一段时间以来也是被俩女整蛊地够呛。

    “讨厌,蓝君你这个时候就不能别提这个吗?!”静梓瞬间气鼓鼓地说着。

    “还有你实在想要的话,今晚。。。。”

    “等你回来再说!”熏,冷静地说道。

    “好!”

    蓝随不由得兴奋地点了点头。

    这话,也是与入内雀未敬之酒也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不过——其价值也是有着截然不同啊~

    要是入内雀知道他们三人之间定下的约定也是不知道会不会哭晕在厕所。

    明明是我先约定的啊!

    。。。。。。。

    回去道观的路途还是很长的,总算三人的脚力也颇为不俗,几乎在一个小时候也是走回到道观之中。

    三人稍稍叙过话语后也就准备各自洗漱然后休息了。

    毕竟,这个夜晚已经太过于漫长。急需着睡眠来渡过这漫长的时间。

    “熏,能等一下吗?”

    正当静梓已经进入到自己的房间中去,熏也是也要进去时候,蓝随把话语变成一缕丝线传入熏的耳中。

    她停顿一下后,回过身子,疑惑的看着蓝随。

    “你家的欠款还有多少,五亿东瀛币的话明天可以到账,到时候我先转给你。你用来把家中的欠款给还掉吧。

    伯父每天在外打工也是足够辛苦的。还有你们家也可以买一栋新房子,老住在那破旧的房子里面也不是个。。。。”

    蓝随的话语还未说完,已经是被熏的柔唇给堵住了。

    唇齿交流许久,熏的眼神才带着一丝迷离缓缓后退。

    不过,蓝随却也是在她清明过后的眼神之中看到几分挣扎。

    还在疑惑之中的时候,只见熏说道:“我这样会不会太现实。”

    稍稍一愣,蓝随也是知道她的意思。也同时对于她的怜爱更甚几分。

    “傻女孩。”

    蓝随伸出手来抚摸着她的脸颊,柔声说道:“不想父母操劳的心都是一样的。你既然还有双亲在世,能为他们分担这是你的感情也是义务。

    何况,你也可以把这当做是我用来捆绑住你的绳子如何。让战原熏,一生一世离开了蓝随就会感觉到无尽的愧疚。”

    他摊着手说道:“这么想想,我还觉着是我赚到了。”

    熏看着他,眼中是复杂难言的情绪。

    她此时变得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只能是再次踮起脚尖吻上蓝随有些干裂的嘴唇。

    月光下,两人的影子慢慢变为一体似得,难以分离。

    。。。。。。。

    “我,父亲如果回来,我可能就要搬出这里。”

    “欸!!!”

    蓝随一愣,也是发现。

    对啊!

    以前她父亲在外面乱跑,所以熏还能无所顾忌的住到蓝随道观。但是回来的话,总不可能还这样吧。

    “这,突然纠结起来了啊!”

    好吧,月下的一个影子似乎开始疯狂的挠头懊恼起来。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