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东瀛有座道观》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我在东瀛有座道观 > 正文
299.买买买!
    “所以说,你们东瀛官*方是决定对七福神动手了?”

    “请慎言!”

    水手服赛高大叔眼神一利,他环顾着四周,他可不希望有人把这件事情给传播出去。这次行动他多少也知道点内幕,这次行动,需要隐秘。

    而面对他这种紧张兮兮的样子,蓝随则是翻了个白眼说道:

    “放心吧,以我为中心半径十步以内,我们的声音都传不出去的。”

    “这。。。”

    大叔有些不太相信。

    能够屏蔽声音的符咒或是阵法他都看见过,但是从蓝随走过来开始,一直到他坐下,点烟,喝水,交谈。全程之中,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是放在蓝随身上。额,这么说可能有点gaygay的气息,不过他的确是花费许多精力在注意这个他们名单之中一直排在前页的男子。

    所以,他确信,蓝随并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动作。

    然而,面对她的不信任,蓝随只是淡淡笑着同时点着了一根烟,同时朝着那名为竹内真理的女子说道:

    “你走出几步,再留心往着我这里听就知道了。”

    说实话蓝随所指示的行为显得有些蠢蠢的,对于一般的女孩子来说可能不会去验证这种事情。但是偏生这个竹内真理的女孩子就三步作两步之间跑出一段距离。

    而,蓝随也是笑了笑,然后面朝着水手服大叔喊道:

    “孙贼欸,你爷爷我的奇门法术岂是你能知道的啊!!!”

    “你在说什么?”

    水手服大叔掏着耳朵,方才蓝随那一声喊的可是够大的。

    话说,蓝随方才这话是用着种花家语说得,而且还特地用了一下方言进去,他能够听懂就奇怪了。

    “没什么,只是夸你这个假名起的还算不错。”

    笑眯眯地敷衍地应付完他后,蓝随也是朝着竹内真理招了招手。

    看着她小跑进来,问道:“刚才听见我夸他的话了吗?”

    “额,我只是看到你们俩的嘴在动而已,其余的什么都没有听见。”竹内真理实话实说着。

    而水手服大叔则是相对要敏锐一下,蓝随刚才那一下绝对发出了声音,水杯之中的水轻微震荡一下就是证明。

    但是,其巨大声音却没有引起周围人丝毫注意时候,水手服大叔已经是知晓,他已然是在自己不觉之中施展了什么法术。

    竹内真理的话反而变成了最后一点印证而已。

    此时,水手服大叔也是眼神一凝,他发现眼前的这人已经与资料上出现很大的差别。

    资料上写得是什么,能够召唤超强式神异兽,拥有一手绝佳剑术。

    但是,可没有提及他的法术啊!而且还是如此高明的模样。

    心中不由得对于蓝随的态度不由得上升一个等级,而他也知晓眼前这人的确是要参与进他们行动中来的人。

    “现在你已经知晓这附近没有人能够知道我们的谈话了,那我们也是敞开一点谈吧。”

    蓝随把烟卷放入烟灰缸中捏灭,抬头看着这名男子,问道:

    “东瀛官方想要对七福神动手了是吧。”

    “确实如此。”

    “原因呢?”

    “他们太过于猖獗,已经影响到整个国*家运转。”

    “仅仅如此?”

    “蓝先生觉着还有什么呢?”水手服大叔往着身后一靠,用着稍显放*浪的姿态反问着。

    “那,我就这样认为吧。”

    蓝随摇摇头,也是懒得去探寻什么,他们能说的自然会说。不能说的。。。。蓝随自会用点小手段来知晓。

    “你们来找我的缘由?”

    “想要请蓝随先生前来相助!”大叔面容正经的说道。

    果然啊~~~

    蓝随按下心中狂喜地同时,也是不免感激着自己那位师姐送于自己的礼物。

    其实,在蓝随离开一个月以后,就有一封信件送达到自己的手中。这封信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自己的课桌之中。

    而信件的内容则是,驻瀛办会取消关于七福神的任务。

    蓝随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同时尽快多接一点任务,好让自己的知名度上升。

    这样做的原因则是,七福神已经是太过于猖狂,或者说他们也对自己手中的力量开始有点失控。

    这其中与各个家族势力残杂进入不无关系。

    然,不论如何再这样下去迟早会引起东*瀛官方不满,那么这个时候,家族与名门不可信。官*方只能是藉由自己的力量,但是东瀛官方拥有对城级的力量不足五指之数。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借助于在民间,毫无根基却又力量强盛的人士。

    蓝随这个时候,自然可以脱颖而出。

    为其自己的计划前进推进一大步!

    信件的内容大致就是如此,至于真假,知道蓝随计划的就这么几个人。更何况在信件最后的署名上是,骆驼烟、酒、牛肉、羊排。这几样是蓝随当天抽的烟喝的酒,以及吃的肉,而且其顺序分毫不差。蓝随就知道这信件是真的。

    当然,这个时候如果蓝随太过于顺利的把这件事情答应下来,未免就会露出痕迹。

    所以他也是佯装气恼地说道

    “我可是外人,这样参与进去的话真的好吗?”

    “但是,蓝随先生已然在东瀛待了十几年,难道说对于这片土地从来未有过感情吗?”大叔甩出温情牌。

    而,蓝随也只能是默然着,仿佛是在回忆着十几年来点点滴滴。

    其实心里面早早地就在吐槽;欸,你这孙贼还真说对了,我还真没有什么感情。除开老道、道观、邪姐、熏、静梓、以及我身边一干妖怪和人,你还想要我什么感情?

    呼,长出一口气,蓝随说道:

    “感情归感情,但是这是一场需要赌上性命的战斗吧。只用感情来羁绊我,不觉着诚意稍显不足吗?”

    “五亿东瀛币!”大叔报出一个价格来。

    “嘶!”

    这次是发自肺腑的激动了。

    而蓝随的表情也自然是让水手服大叔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心中想道:“幸好关于这人爱钱的性格情报部那些家伙没有估计错。”

    当然,他这也是没有说出来,要是说出来,蓝随可能一言不合地把一个米沛儿给扔过去了。

    你家里面养这么僵尸看看!!!

    吃死你!

    且不说,水手服大叔的心理活动。蓝随在心中已经是开始欢呼起来,心想着这五个亿可以买多少东西了。

    当然,做人的话,不贪一点怎么能行。

    “二十个亿怎么样?”蓝随试探性的问道。

    “嘶!”

    这次轮到水手服大叔倒吸一口凉气了。

    “蓝随先生,你这也要价过高了吧。”他苦笑地说道。

    “高吗?”

    蓝随挑眉说道:“这可是用命去赌,而且还是对城级别的高手。整个东瀛才有多少个。”

    东瀛人基本上是不会怎么讨价还价,虽说来之前他们室长给予过他们底线。

    不多,不少,正好二十亿。

    但是,能省出来多少就看个人本事了。

    自然是越节省越好。

    但是,情况也确实如蓝随所说,尽管灵气已复苏百年,也笼络过许多的高手。但是名门,家族终究有着其底蕴在,一开始的看不出来。

    现在已经是愈发壮大,壮大到政*府已经是需要小心伺候的程度。

    其中坚战力,对城级也多数分落在各个家族和名门之中,政府对于这方面反应速度还是太慢。

    慢到导致,遇见什么紧急事态地时候基本是无人可用的地步。

    水手服大叔抬头看着面前的蓝随,他的实力才露出冰山一角。但,管中窥豹的是,他已然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如果说,这次在行动之中他的实力得到肯定,那么这笔钱就算是花的值得。

    他不仅不会受到冷眼,可能还会受到嘉奖。

    但是,这是好的一面。

    还有坏的呢?

    如果蓝随在这次行动中表现不利地话,他可能在东瀛特殊事务办之中一蹶不振,从此沦为路人角色。

    这种人已经太多。

    东瀛特殊事物处理办,并不是单纯靠实力的说话的地方。除开几位对城级的大人物有着特殊待遇以外,其余有实力之人,如果头脑不够灵活最多也就是一个队长级别人物。

    但是,其身份高的话,一样可以成为领导。就像是他们的室长土屋唯人其实力也就是一个对人级别的人物。

    不过其,其正确政*治立场站得十分稳健,才让他被任命为室长。

    所以,这也是让许多实力不行的人起了活络心思。想着自己也如同室长一般,可能就一步登天也说不动。

    不过其残酷也是随之而出,许多犯了错误的人最终成为了一个打手而已。根本升迁无望。

    他不想成为打手。

    但是,今年他有四十几岁了,如果再不赌一把的话,可能下次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思绪在脑中进行千回百转,不知过去多久,水手服大叔缓缓抬头,说道:

    “二十个亿可以,但是请希望蓝随先生在这次行动之中展现出您的魄力出来!”说着间,这位大叔已经是站起身来,朝着蓝随狠狠鞠躬。

    他这已经是把自己的前途都交由到蓝随的手中。

    “啊!”

    蓝随看着面前朝自己鞠躬的大叔很是惊讶,差点露出一副呆滞模样。

    要知道那可是二十亿欸!

    又不是20块,自己一下子有这么多钱真的好吗?蓝随差点都没有掐自己一下来确认自己是否在做梦了。

    其实他之前只是虚报一个数字来作为讨价还价的手段而已。

    种花家内都是如此,砍价先砍一半,对面不同意还可以慢慢再谈嘛~

    但是,就这么狮子大张嘴的价格居然通过了?!

    如果不是道心已成,蓝随恐怕在这个时候都要露出丑态来。这种情况下,恐怕立即就会让这位水手服大叔后悔不迭吧。

    幸好,蓝随几乎是以着音速调整表情。换成一副仙风道骨地模样,说道:

    “老朽,咳,我拿了这笔钱,自然也会展现出这笔钱的价值来,这点请勿担心。”差点入戏太深的蓝随逐渐调整着自己的状态。

    端着杯子微微喝了一口水之后,说道:

    “那,我就先行谢过东瀛特殊事物办的赏识,本人也自当竭尽全力铲除七福神这邪恶组织!”

    “一切就拜托了!”

    大叔的腰到现在还在鞠躬,大声的回应道。

    说完后,才直起腰来说道:“我们会先打五亿东瀛币放入蓝随先生的账户之中,事成之后才能再打剩余尾款。

    也还请蓝随先生见谅。”

    “没事,没事。做多少事拿多少钱,这点我还是知道的。如果说这次行动中,我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扣掉这些钱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蓝随故作大方的说着。

    一听这话,水手服大叔心中也是稍稍有了些底,想着这位先生能做出这样的保证来。这次他应当会施展出全力来吧。

    不过他又那里清楚,蓝随有了五个亿已经是快要笑疯了。

    “那么,还请明天下午三点去到东之京都,顶峰大楼50层来开作战会议。到时候我们司长将会出席会议,一同还有先生这次作战的同伴。”

    “嗯,我知道了。”蓝随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后,淡淡地说着。

    水手服大叔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端茶送客的知识。

    随即也是带着几分明了说道:“那么就不打扰蓝随先生,明日我们再行相见。”

    “好的,明日见。”

    点头之后,他也是看着水手服赛高与竹内真理一同离开这间居酒屋。

    蓝随则是坐在桌位之上,久久没有动弹。

    直至,入内雀看着奇怪,前来问道:“喂,你干嘛在这里坐着,一动不动的样子啊!”

    听见这话,蓝随才算是晃过神来些。

    看着身边的入内雀,他也是不由得说道:“要不,我现在把这间居酒屋砸了用来庆祝一下?之后再盖一间新的?”

    听着这话,入内雀首先是怀疑自己没有听错吧。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我可能没怎么听得清楚。”

    “我说,我想把这间居酒屋给砸了。再。。。”

    还未等蓝随说完话,入内雀已经是飞快的跑出去了,边跑着还边着急地大喊道:“不好了,蓝随那个臭小子的脑袋出现问题了,都来想想办法啊!!!”

    蓝随就这般目瞪口呆的看着入内雀呼呼啦啦地跑过去,然后不一会又带着好几个人来到自己的面前。然后对自己上下其手,检查着自己的身体状况。发现眼前这人明明一点事的都没有,不由得埋怨起入内雀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她自然不服气,摸着蓝随的脑袋像是在哄小孩一样,说道:

    “来,臭小子把你刚才那话再多说一遍给大家听听。”

    而对面她这种没个正形的举动,蓝随也是没好气的把那只爪子给拍开,说道:

    “说个屁!等你们这里稍稍不忙一点吧,都来里间。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说给你们听一下,说老实话,方才冲击的确有点大,让我脑袋都秀逗了一下。不过现在已经缓过来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