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日向》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火之日向 > 正文
第424章 准备(1)
    “一个连生命都能够凭空创造的阴阳遁怎么可能复活不了死去的生命!”日向一郎道,“纲手老师,如果你不相信阴阳遁能够复活生命,那你可以回瀛洲岛上去看看——在瀛洲岛上,曾经逝去的某人已被我用阴阳遁复活了!”

    “另外,你也不要想着以自毁身体的方式来自杀——既然我能够为自己重新凝聚出一个新的身体,那我自然也能够为你重新创造出一具新的身体!”

    听完日向一郎的话,纲手就知道日向一郎说阴阳遁能够让人起死回生之事不是虚假的。

    一时间,纲手无言。

    与此同时,纲手的心中涌现出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在纲手看来,身为老师的自己以死相逼都不能让日向一郎放弃他所做出的个人决定,真是有够失败的。

    见纲手不再开口,已经弄清楚纲手为什么会剧烈咳嗽的日向一郎开始为纲手治疗起来。

    十几分钟后。

    日向一郎停止了治疗。

    “纲手老师,你的身体应该好多了吧?”日向一郎问道。

    “……”对于日向一郎的询问,纲手撇过头,拒接回答。

    “呵呵!”看到纲手如此模样,日向一郎笑了笑,不以为意。

    环视了一下自己在日向家宗家的卧室后,日向一郎离开纲手的身边——日向一郎先是找出了一个空置的行李箱,然后开始收拾起自己的衣物来。

    待日向一郎将自己衣物全部放进行李箱后,重新回到了纲手的身边。

    “纲手老师,蛞蝓大人呢?”日向一郎问道,“从我进门到现在,我怎么没看到蛞蝓大人的身影?”

    “……”纲手继续拒绝回答。

    见纲手不说话,日向一郎直接开启了自己的‘慧眼’。

    将整个日向家宗家探查了一遍后,日向一郎并没有发现蛞蝓的踪迹。

    见此,日向一郎问道:“纲手老师,难道蛞蝓大人已经返回湿骨林了?”

    “……”纲手沉默。

    看到纲手用不言不语的态度对待自己的询问,日向一郎感到有些头疼。

    “纲手老师,别闹情绪了好不好!”日向一郎无奈道。

    “不好!”纲手道。

    “纲手老师,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日向一郎道。

    “一郎,我的想法你是清楚的!”纲手道。

    “纲手老师,我的想法你也是清楚的!”日向一郎道。

    “一郎,既然我管不住你,那我就只好管住我自己!”纲手看着日向一郎,道。

    “纲手老师,除了让我放弃我所做出的决定外,其他的事情,我一律听从你的安排!”日向一郎道。

    “……”纲手沉默。

    “纲手老师,既然你不愿意理睬我,那我也不强求!”日向一郎看着沉默中的纲手,道,“只是,我们现在应该从日向家宗家搬出去了!”

    说完,日向一郎就等待纲手从床上起身——经过日向一郎的精心治疗,此时的纲手已然可以自行行走了。

    一分钟后。

    “纲手老师,既然你不愿意自己起来,那我就将你从床上抱起来!”等了一分钟的日向一郎见纲手始终不从床上下来,开口道。

    说完,日向一郎将纲手的被子一掀,伸手去抱纲手。

    “我自己起来!”见日向一郎真的要将自己抱起来,纲手立即开口道。

    随后,日向一郎和纲手一起离开了日向家宗家。

    ……

    ——————————

    第二天。

    日向家宗家对外宣布日向一郎主动放弃日向家宗家继承人的身份。

    在听闻日向家宗家宣布日向一郎主动放弃日向家宗家继承人的身份时,不管是木叶高层,还是木叶各大忍族,都惊愕不已——当然,已经知情的三代火影、水户门炎、转寝小春和志村团藏四人并没有因日向家宗家所公布的消息而感到惊愕。

    惊愕过后,其他不知情的木叶高层和木叶各大忍族的第一反应是日向一族的内部出问题了。

    于是,这些毫不知情的木叶统治阶层纷纷从不同的渠道探听起日向一族的内部情况来。

    但让人感到疑惑的是,这些毫不知情的木叶统治阶层不管是从什么样的渠道去探听日向一族的内部情况,所得到的消息都是日向一族一切如常。

    (在对外宣布日向一郎主动放弃日向家宗家继承人的身份的前一天晚上,日向家宗家已经统一了整个日向一族的思想,因此,对于日向一郎主动放弃日向家宗家继承人的身份一事,整个日向一族并没有出现过激的反应。)

    (日向家宗家之所以能够统一整个日向一族的思想,是因为日向一族的族人知悉了日向一郎已主动放弃白眼的消息——既然日向一郎已经不再具有日向一族所传承的白眼,那日向一郎也就不再适合继续作为日向家宗家的继承人。)

    当然,这些毫不知情的木叶统治阶层并非毫无所获——至少,这些毫不知情的木叶统治阶层还是打探出了日向一郎主动放弃日向一族所传承的白眼之事。

    (关于日向一郎主动放弃白眼的消息,不管是日向一郎,还是日向日足,都没有对外隐瞒的想法。)

    知晓日向一郎主动放弃日向一族所传承的白眼一事后,这些毫不知情的木叶统治阶层再次陷入进了惊愕之中——在这些毫不知情的木叶统治阶层眼里,主动放弃自己家族所传承下来的血继限界简直闻所未闻之事。

    ……

    第三天。

    不等这些毫不知情的木叶统治阶层从先前的两次惊愕中缓过神来,三代火影以自己的名义对外宣布日向一郎主动辞去一切官方身份和从忍者部队退役的两件事情。

    一时间,这些毫不知情的木叶统治阶层第三次陷入进了惊愕当中。

    随后,这些毫不知情的木叶统治阶层纷纷将目光转移到了日向一郎的身上——这些毫不知情的木叶统治阶层想要知道日向一郎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是,木叶水面下的暗流涌动起来——这些毫不知情的木叶统治阶层纷纷派遣出了自己的亲信人员去搜集日向一郎的相关信息。

    ……

    ——————————

    十二天后。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治疗,纲手的伤情正式康复。

    “纲手老师,从此刻开始,你康复了!”日向一郎看着完全康复的纲手,恭喜道。

    仔细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后,纲手发现自己的身体确实如日向一郎所言。

    只是,确认了自己完全康复的纲手脸上并没有出现喜色。

    “唉——”纲手叹了口气,开口道,“一郎,虽然我的伤势康复了,但我并不高兴!”

    (经过十多天的朝夕相处,纲手已经原谅了日向一郎的任性行为。)

    “纲手老师,不管外界如何,我们泰然处之就好!”知道纲手为什么不高兴的日向一郎毫不在意的开口道。

    “一郎,泰然处之归泰然处之,但你的前途……”纲手道。

    话说到一半,纲手就说不下去了。

    “纲手老师,只要你不放弃我,那我的前途依旧光明!”日向一郎道。

    “傻一郎,我怎么可能会放弃你!”纲手道,“只是,在某些事情上,我也会无能为力!”

    “纲手老师,你这么说,既是不相信自己,也是不相信我!”日向一郎道。

    “一郎,虽然你的心性确实很成熟,但你的经历还少!”纲手道,“因此,你不明白人在某些事情上的无力感!”

    “纲手老师,在这个强者为尊的忍者世界里,没有什么事情是力量办不到的!”日向一郎道,“只要你有力量,那你就能够处理好一切!”

    “一郎,你的想法太偏激了!”纲手道,“我不希望你在追求力量的过程中迷失了自我!”

    “不!”日向一郎摇摇头,道,“纲手老师,不是我的想法太偏激,而是你的想法太幼稚!”

    “幼稚!?”纲手问道,“一郎,我的想法怎么幼稚了?”

    “纲手老师,拥有力量的人主宰命运,没有力量的人被命运主宰!”日向一郎道。

    “一郎,力量不是唯一的!”纲手道。

    “呵呵!”不想和纲手争论力量的日向一郎轻声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见日向一郎如此,纲手便止住了相关的话题。

    “一郎,既然你想要云隐忍者村给你一个交代,那你如何让云隐忍者村给你一个交代?”纲手问道,“毕竟云隐忍者村的四代雷影可不是一个好交涉的对象!”

    “纲手老师,我自有我的办法!”日向一郎道。

    “一郎,我想跟着你一起去云隐忍者村!”纲手道。

    “不行!”听到纲手想要跟着自己去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立即拒绝道,“纲手老师,你不能去云隐忍者村!”

    “为什么?”纲手问道,“一郎,既然你能去,那我为什么不能去?”

    “纲手老师,因为你的实力不够!”日向一郎直截了当的开口道。

    “一郎,如果我的实力都不够,那你的实力就够了?”纲手质疑道。

    “纲手老师,在我与云隐忍者村起了冲突的情况下,不管是四代雷影本人,还是云隐忍者村的其他忍者,都伤不到我!”日向一郎道,“但你不同——不管是四代雷影本人,还是云隐忍者村的其他忍者,都能够伤到你!”

    “一郎,我和你修炼的都是自然查克拉——为什么云隐忍者村的人能够伤到我,不能够伤到你?”纲手问道。

    “纲手老师,虽然我和你修炼的都是自然查克拉,但我和你还是存在着不同的!”日向一郎道。

    “一郎,我和你能有什么不同?”纲手问道。

    “纲手老师,因为你没有掌握阴阳遁!”见纲手询问,日向一郎解释道。

    “又是阴阳遁!”纲手一脸不满的问道,“一郎,难不成阴阳遁是万能的?”

    “纲手老师,阴阳遁不是万能的!”日向一郎道,“不过,在一人硬抗一大国的时候,没有阴阳遁是万万不能的!”

    说到这里,日向一郎顿了顿,继续道:“当然,等让云隐忍者村给我一个交代之事了结后,我会将阴阳遁传授给你的!”

    “一郎,不管你以后会不会将阴阳遁传授给我,我都是要去云隐忍者村的!”纲手道,“如果你不想让我跟着你一起去,那我就一个人去!”

    “纲手老师,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日向一郎道。

    “一郎,你先前可是说其他的事情一律听从我的安排的!”纲手质问道,“难不成你要对我言而无信?”

    听到纲手这么说,日向一郎顿时不知道如何反驳。

    看到日向一郎没有开口,纲手就知道自己的质问奏效了。

    “一郎,你是希望我一个人去云隐忍者村,还是希望我跟着你一起去云隐忍者村?”纲手继续问道。

    “纲手老师,我可以答应你跟着我一起去云隐忍者村!”见纲手执意要去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在心里权衡了一下后,道,“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听日向一郎松口,纲手心中一喜,道,“一郎,你先将你的条件说出来!”

    “纲手老师,如果你能够在十五天内学会‘舞空术’,那你可以跟着我一起去云隐忍者村!”日向一郎开口道,“可如果你不能够在十五天内学会‘舞空术’,那你必须在木叶等我从云隐忍者村归来!”

    “一郎,一定要学会‘舞空术’?”纲手问道。

    “是的!”日向一郎道,“纲手老师,在我看来,学会了‘舞空术’的你才不会有性命之忧!”

    “一郎,由于我从未见过‘舞空术’的修炼方法,因此,在答应你的条件之前,我需要知道修炼‘舞空术’的难度!”纲手道。

    “纲手老师,对你而言,学会‘舞空术’不是问题!”日向一郎道。

    听到日向一郎如此说,正打算答应日向一郎条件的纲手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一郎,我是否能在十五天内将‘舞空术’学会?”纲手询问道。

    “纲手老师,对于你是否能在十五天内将‘舞空术’学会的问题,我也不是很清楚!”日向一郎道,“但我坚信你能够学会‘舞空术’!”。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