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之日向》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火之日向 > 正文
第422章 争执(8)
    “四代雷影之所以会怀疑田中小太郎的出手偷袭没有对纲手造成太大的伤害,按照我的估计,应该有两方面的原因——其一,原本应该处于中毒状态的纲手没有丝毫的中毒迹象;其二,四代雷影认为自己的一连串攻击不是受伤之人能够接下的!”

    “看到四代雷影渐渐减弱了攻击力度,纲手的心思一转,便明白了四代雷影为什么会减弱攻击力度!”

    “于是,在接下来的交手中,身体中的伤势正在反噬的纲手非但没有降低自己的攻击力度,反而有意加强了自己的攻击力度!”

    “感受纲手攻击力度增强后,又看到其他云隐忍者村忍者没有攻破木叶与泷隐忍者村的防线,四代雷影只好再次下令撤退——四代雷影的这一次撤退,带走了已经暴露的田中小太郎!”

    “等确定四代雷影率队离开后,松了一口气的纲手便立即昏迷了过去!”

    “纲手昏迷后,纲手身体中的伤势再也压制不住了——在纲手昏迷过去的下一秒,爆发的伤势让纲手七窍流血!”

    “让人感到庆幸的是,帮助纲手清除完神经毒素的蛞蝓还没有返回湿骨林,因此,我们木叶一方的忍者立即将纲手送到了蛞蝓的眼前——蛞蝓对纲手的救治让纲手的生命延续到了你从瀛洲岛返回木叶!”

    (木叶派遣到泷隐忍者村保护七尾人柱力的这些上忍是知道蛞蝓具有救治能力的。)

    见三代火影说完,日向一郎问道:“火影大人,在四代雷影第二次撤退后,我们木叶一方的忍者是不是立即将重伤垂危的纲手老师护送回木叶?”

    “是的!”三代火影道,“一郎,由于泷隐忍者村对纲手的伤势束手无策,因此,泷隐忍者村只好让我们木叶一方的忍者派人护送纲手回木叶!”

    “当然,将纲手从泷隐忍者村护送回木叶是瞒着云隐忍者村进行的!”

    “火影大人,泷隐忍者村就没有派人护送纲手老师回木叶?”日向一郎眯了眯眼,问道。

    “有!”火影大人道,“一郎,泷隐忍者村派遣了数名精英中忍加入护送纲手回木叶的队伍!”

    “中忍!!!”日向一郎讽刺道,“火影大人,泷隐忍者村还真是拿木叶当盟友啊!”

    “一郎,不利于团结的话就不要说了!”三代火影挥挥手,开口道,“再者,泷隐忍者村还需要集中力量来抵御云隐忍者村对泷隐忍者村七尾的掠夺!”

    听到三代火影这么说,日向一郎便不再纠缠泷隐忍者村只派遣中忍护送纲手回木叶一事。

    “火影大人,泷隐忍者村的七尾保住了?”日向一郎问道。

    “一郎,云隐忍者村的掠夺队伍还停留在泷隐忍者村,因此,现在还不能说泷隐忍者村的七尾保住了!”三代火影道。

    “好了!”日向一郎道,“既然我已经知道了纲手老师受伤的前因后果,那多余的话也就不说了——现在,我就想问火影大人一件事!”

    “一郎,你说!”三代火影道。

    “火影大人,关于纲手老师被我们木叶自己人暗算与偷袭的事情,你准备如何处理?”日向一郎问道。

    “一郎,知晓田中小太郎叛变一事后,我立即命令暗部清查田中小太郎在木叶的关系网!”三代火影道,“等确定田中小太郎在木叶的关系网没有问题后,我就会对外公布田中小太郎叛变木叶的消息!”

    “火影大人,田中小太郎是土生土长的木叶人,还是木叶在战场上收留的孤儿?”日向一郎问道。

    “一郎,田中小太郎是土生土长的木叶人!”三代火影道。

    “火影大人,既然田中小太郎是土生土长的木叶人,那田中小太郎为什么会背叛木叶?”日向一郎问道。

    “一郎,根据调查到的情况看,我认为田中小太郎的叛变是受了九尾袭村事件的影响!”三代火影回答道。

    “九尾袭村事件的影响?”日向一郎一脸不解的问道,“火影大人,田中小太郎的叛变为什么会和九尾袭村事件有关联?”

    “一郎,在九尾袭村事件中,田中小太郎的亲人全部被九尾所杀!”三代火影道。

    “火影大人,自九尾袭村事件后,木叶高层就没有察觉到田中小太郎的异样?”听完三代火影的话,日向一郎皱了皱眉,问道。

    “一郎,对于田中小太郎的异样,我们当然察觉到了!”三代火影道,“只是,我们将田中小太郎的异样归结于失去至亲之人的痛苦而没有多想!”

    “火影大人,在对外公布田中小太郎叛变的消息后,你准备如何处置田中小太郎?”日向一郎问道。

    “一郎,等对外公布了田中小太郎叛变的消息后,我会通过暗部对田中小太郎下达追杀令——在时机恰当的情况下,暗部可以就地击毙田中小太郎!”三代火影道。

    “云隐忍者村的责任呢?”日向一郎问道,“火影大人,关于纲手老师重伤垂危一事,云隐忍者村没有责任吗?”

    “一郎,云隐忍者村当然有责任!”三代火影道,“只是,此时的木叶不宜和云隐忍者村起冲突!”

    “火影大人,按照你的说法,除了通过暗部对田中小太郎下达追杀令外,木叶打算什么都不做?”日向一郎问道。

    “是的!”三代火影道,“一郎,此时的木叶应该将自己的主要精力集中于战后建设!”

    “火影大人,你的决定让我感到失望!”日向一郎道。

    “一郎,木叶的现实情况不允许我们乱来!”三代火影道。

    “呵呵!”日向一郎先是冷笑了两声,然后讽刺道,“对于追杀叛变的田中小太郎,木叶需要时机恰当;对于引诱田中小太郎叛变的云隐忍者村,木叶需要息事宁人——火影大人,请你告诉我,木叶能做什么!”

    “一郎,话不能这么说!”听到日向一郎的讽刺话语,三代火影脸色一沉,道,“木叶今天的和平来之不易,所以,我们要懂得珍惜!”

    “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退让就和平则和平亡!”日向一郎道,“火影大人,一味的退让并不能够让木叶获得和平!”

    “再者,木叶即便是从退让中获得了和平,但这样的和平也是虚假而短暂的!”

    “一郎,那你只是的想法而已!”三代火影道。

    “唉——”听到三代火影如此说,日向一郎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开口道:“道,不同,不相为谋——火影大人,看来我们之间的分歧是难以调和了!”

    “……”对于日向一郎的话,三代火影沉默不语。

    “火影大人,还请你批准我辞去我在木叶的一切官方身份!”看着沉默不语的三代火影,日向一郎开口道。

    “一郎,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三代火影惊讶的问道。

    “火影大人,对于某些事情,既然你们不愿意做,那就由我去做!”日向一郎道,“所以,既然木叶不想多生事端,那还请你批准我辞去我在木叶的一切官方身份!”

    “一郎,你真要这么做?”三代火影沉声问道。

    “是的!”日向一郎道,“火影大人,我真要这么做!”

    说到这里,日向一郎想起了自己是木叶的现役忍者一事,便又开口道:“另外,还请火影大人批准我从忍者部队退役!”

    “一郎,不管是你辞去你在木叶的一切官方身份,还是你从忍者部队退役,假如我都不同意呢?”三代火影问道。

    “火影大人,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只好私自对外宣布我的个人决定了!”日向一郎道,“当然,我是希望你同意我的个人决定的——由我私自对外宣布我的个人决定的话,会让官方的面子不好看的!”

    “一郎,难道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三代火影问道。

    “火影大人,由于我要的东西你给不了,因此,根本就不存在回旋的余地!”日向一郎道。

    “一郎,既然我劝说不了你,那我会让日足来劝说你的!”看着日向一郎,三代火影开口道。

    (由于三代火影以为纲手还处于昏迷的状态,因此,三代火影并没有提出让纲手劝说日向一郎。)

    “火影大人,如果你想要让岳父来劝说我,那我觉得你大可不必如此!”日向一郎道。

    “为什么?”三代火影问道。

    “火影大人,因为我会放弃日向家宗家继承人的身份!”日向一郎道。

    “一郎,看来你是要一意孤行了!”听到日向一郎会放弃日向家宗家继承人的身份,三代火影道。

    “是的!”日向一郎道,“火影大人,你有你看重的东西,我有我看重的东西,所以,我再次恳请你批准我的个人决定!”

    “一郎,如果我批准了你的个人决定,你会如何做?”三代火影问道。

    “火影大人,在你已批准我的个人决定的前提下,我会在一个月后去云隐忍者村讨公道!”日向一郎道,“如果云隐忍者村愿意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那我和云隐忍者村相安无事!”

    说到这里,日向一郎顿了顿,寒声道:“如果云隐忍者村不愿意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那我就将云隐忍者村从地图上抹去!”

    听到日向一郎充满寒意的话语,三代火影想起了昨天日向一郎轻而易举将一座无人居住的荒山铲平一事。

    “一郎,看来你昨天说的‘血债血偿’并不是随口乱说!”三代火影道。

    “是的!”日向一郎道,“火影大人,我在眼里,千金难抵一诺——既然我已将话说出了口,那就必须言行一致!”

    “一郎,你真的有能力将云隐忍者村从地图上抹去?”三代火影质疑道。

    “火影大人,我真的有办法将云隐忍者村从地图上抹去!”日向一郎一脸自信的回答道。

    对于日向一郎脸上的自信,三代火影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过,虽然分辨不出日向一郎的自信是真是假,但该说的话,三代火影还是要说出来的。

    “一郎,如果你真的将云隐忍者村从地图上抹去,那木叶就容不下你了!”三代火影道,“因为你一旦将云隐忍者村从地图上抹去,那木叶就必须给雷之国一个交代!”

    “火影大人,木叶容不下我又如何!”日向一郎道,“大不了我终身不再进木叶一步!”

    “一郎,先容我考虑考虑!”三代火影道,“过几天,我再给你答复!”

    “三天!”日向一郎道,“火影大人,三天后,如果你不批准我的个人决定,那我就私下对外宣布我的个人决定!”

    “一郎,你怎么就这么顽固!”三代火影道。

    “……”听到三代火影说自己顽固,日向一郎沉默以对。

    “一郎,你先回去吧!”见日向一郎沉默,三代火影道,“三天后,我会给你答复的!”

    “好!”日向一郎道,“火影大人,三天后,我就恭候你的答复!”

    说完,日向一郎转身走出了火影办公室。

    见日向一郎离开,三代火影立即让门口守卫的一名暗部忍者去通知水户门炎、转寝小春和志村团藏三人过来——对于日向一郎的事情,三代火影需要和水户门炎、转寝小春、志村团藏三人协商。

    ……

    ——————————

    日向家宗家。

    在回到日向家宗家时,日向一郎就从他人嘴里知晓了自来也过来看望纲手。

    在得知看望纲手的自来也还未离开后,日向一郎改变了自己的决定——之前,日向一郎是打算先见一下醒来的纲手,再去日向日足的书房商议事情。

    一转身,日向一郎向着日向日足的书房而去。

    ……

    书房。

    书房中,日向日足和日向一郎相对而坐。

    当着日向日足的面,日向一郎将在火影办公室做出的个人决定告诉了日向日足——当然,日向一郎也将自己会做出如此决定的原因告诉了日向日足。

    “一郎,我觉得你根本没有必要如此做!”听完日向一郎的述说,日向日足脸色复杂的劝说道。。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