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灵诛心》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青灵诛心 > 正文
第一卷 青灵诡局 第三百八十八章 背后靠山
    苏季想用造化玉牒挽救截教群龙无首的局面,完成阐截两教的联合,奈何整整两天过去,陆压道君始终杳无音讯。【】

    第三天转眼即至,想到明天就是九九重阳,苏季忧心忡忡,独自走在幽林密布的申候府内,一边漫无地游荡,一边想着如何说服截教元老,如何应付魏国的十万铁骑,如何不战而屈人之兵。

    午后,一路嗅着新鲜草木的香味,苏季偶然走进申候府的后花园。耳边渐渐传来一老一少嬉戏的声音,苏季抬头看去,远远瞧见姜赢和外孙宜臼,正在花园院里捉迷藏。

    苏季颇有些意外,今天宜臼看起来似乎比平时都要高兴。从未见这孩子如此开心地笑出声来,苏季暗忖不愧是血浓于水的家人,这爷孙俩只用短短两天时间就能相处融洽。

    姜赢双眼蒙着一块黑布,双脚趟过潮湿的草坪,双手在花园中,东抓抓,西摸摸,显然刚刚猜拳输了,正在扮抓人的“鬼”。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现在全神贯注的模样,活像一个贪玩的老顽童。

    此时,爷孙俩中间隔着一头青牛。

    宜臼站在牛头后面,双手扶着两根牛角,探出小脑袋,喊道:

    “外公,来抓我呀!”

    听到外孙的呼唤,姜赢的神情立刻变得兴奋起来,像个活泼的孩子一般扑了过来!

    “抓到你喽!”姜赢喊着,忽然摸到一根毛茸茸的东西,喃喃道:“外孙,你何时留小辫子啦?”

    苏季憋着笑,差点笑出声来,只见姜赢此刻紧紧抱住的不是外孙,而是臭烘烘的屁股!

    “外公,你又抓错啦!”

    宜臼嬉笑着跑开,正好迎面撞见苏季,但没有出声,完全没有理会这个师父的存在,直接从他身边一溜烟跑了过去,回头喊道:“外公!我在这儿!”

    听见外孙的催促,蒙着眼睛的姜赢,缓缓转过身子,循着声音伸出双手,直奔苏季这边摸了过来。可是由于腿脚踉踉跄跄,前进的路线渐渐偏离,直奔一根石柱过去!

    苏季微微一怔,如果姜赢继续摸黑前行,脑袋很快就会撞在石柱上!

    刚要伸手去扶姜赢,苏季心头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如果姜赢的修为没有荒废,即便眼睛蒙着黑布,依然可以轻轻松松避开石柱,不至于蠢到直接撞在上面。

    然而,正在苏季犹豫的片刻,姜赢居然真的跌跌撞撞地靠向石柱……

    眼看脑袋就要撞在石柱上的时候,姜赢面前突然凭空裂开一道缝隙,一只白皙的手,轻轻拖住了他的脑袋。

    姜凌把父亲扶到一边,转头喊道:“宜臼!你太调皮了!”

    宜臼在母亲面前的时候,跟普通孩子毫无区别,吐了吐舌头,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扶着外公坐在不远处的石头上,有模有样地陪了个不是。

    姜赢摘下蒙眼睛的黑布,似乎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微笑着用手爱抚着外孙的小脑袋。

    “师姐。”

    苏季尴尬地站在一旁,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姜凌轻叹一声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苏季道:“……是我多心了,毕竟你是他女儿,应该比我更了解他。”

    姜凌红唇微启,似乎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宗主!好消息!”

    小鲤子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他们回来了?”姜凌问道。

    小鲤子点了点头,兴奋道:“都在玄宗阁,恭候宗主大驾。”

    苏季神色一喜,急忙回到玄宗阁。

    “你总算回来了。”苏季直奔陆压道君,说道:“我们事先说好,只要我打败沐灵雨,你就把那造化玉牒破给我!现在该把那破盘子交出来了!”

    陆压道君摆了摆手道:“不行,不行,我当时说好要你杀了那小丫头才算数,可你舍不得杀,所以不能算数……”

    “想赖账是吧?”苏季眉头一簇道:“亏你还自称堂堂散圣仙,想不到跟你和孔宣一个德行,言而无信!”

    “你……”

    听见苏季把自己跟最讨厌的晚辈相提并论,陆压道君咬了咬牙,叹了一口气,道:“算啦,我说不过你,区区一个破盘子,给你就是了。”

    说罢,陆压道君一只手伸进怀里,开始摸索起来。

    苏季满心期待,这回有了截教传教信物造化玉牒,便可以堵住那些截教元老的嘴巴。

    然而,陆压道君在怀里摸索了一会儿,脸色明显渐渐沉了下来。

    “完了……”

    陆压道君忽然傻了眼,那只脏兮兮的手,刚才怎么伸进怀里,现在就怎么掏了出来。

    “怎么了?”

    “碟子不见了!”

    “哪去了?”

    陆压道君目光呆滞,默默琢磨了一会儿,豁然道:“我知道了,一定是那畜生!”

    “哪个畜生?”

    “坐……坐骑……独眼怪!我喂他吃饭的时候,忘记要回来了!”

    话音刚落,众人互望一眼,面露焦急之色。

    苏季无奈道:“你说你用什么喂饭不好,偏偏要用那宝贝。我本以为你只是耍他玩玩,想不到你反被他给玩了!这回好了,竟然被自己养的狗咬到手!”

    陆压道君肠子悔青,一拍大腿道:“我以为那怪物有吃有喝,成天在我眼皮子底下,不敢再为非作歹,想不到竟然上了他的当!我还真把他当成狗,我自己比狗还蠢啊!”

    苏季叹道:“真不知该说你什么好。”

    陆压道君虽然平时总是嬉笑怒骂,但心里清楚那宝贝对苏季十分重要,现在不免有些过意不去。

    “小教主,这事怪我疏忽大意,我现在就号令全体乌鸦兵,帮你找回来!”

    语一脱口,迦蓝突然放下手中的茶杯,朝这边看了一眼。

    苏季把迦蓝的举动尽收眼底,想必他是担心调度乌鸦兵,导致寻找金蝉子的事情半途而废。

    沉吟片刻,苏季恢复冷静道:“算了,明天就是重阳宴,你现在去找那盘子,已经来不及了。况且,独目医仙阴险狡猾,既然敢从你眼皮底下,冒死偷走造化玉牒,一定是想到了不让你找到的办法。”

    “哼,就凭独眼怪微乎其微的道行,纵然得了那破盘子,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况且,少了那个东西,那破盘子,不过一个没有用的废物罢了。”

    苏季道:“独目医仙并不是想自己用它,而是想凭造化玉牒找到一座靠山,而且这座靠山的修为不在你之下!”

    语一脱口,众人皆面露惊愕之色。

    “不在我之下?”陆压道君不甘心道:“谁呀?独眼怪还能找谁做靠山?”

    “不知道……”苏季沉吟道:“不过,如果没猜错的话,我想他找的这座靠山,应该会和造化玉牒,一起出现在明天的重阳宴上……”。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