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仙路》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通天仙路 > 正文
第1101章 考验
    本源之心深处,有着无穷奇异景色。

    有那漫无边际的时间长河,也有着戈壁沙漠的死地,但同样也有着非常适合生灵的地方。

    一处阳光明媚之地,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但奇异的是竟飘着鹅毛一般的大雪,雪花纷纷扬扬漫天都是,阳光、大雪同时落下,这种画面当真无比诡异。

    烈日,飘雪,仿佛被某种力量完美的融为了一体,在这一方天地中展现出来。

    忽然,雪花如受到吸引一般,快速旋转,连接大地与苍穹,如一条苍龙吸水吐气,波涛激荡,澎湃汹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空中的雪花散开,一位黑衣男子从雪中走出,抖了抖肩上的积雪,笑道:“云岚兄,时辰差不多,可以一见了吧?”说着,便对着一处天空拱了拱手。

    “哈哈哈,穷奇一族的小子,每次出场都是这样,不会腻吗?你可是皇境强者,这格调有点儿低啊!”这声音震动虚无,落下时,整片空间都随之一震,落雪四散。紧接着,一位身着灰衣的男子,嘴中叼着一根草芥,身后背着一个剑匣缓缓走来。

    每走一步,他身上的剑意就更浓一分。

    像一柄万丈长剑,纵死不退。

    身子四周剑气四溢,就算不是他刻意为之,皇者之下,沾之必死。

    当然,像大黄与小红这种拥有小世界的灵兽,则是例外。

    洛阳听着这话,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黑衣随风而动,正色道:“千年未见,没想到云兄的不退之剑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恐怕距剑道大成已经不远了。”

    被叫做云岚的灰衣男子提了一下肩带,剑匣随之向上挪了两寸,回答道:“哪有这么容易。剑之法则飘渺难寻,一招不慎就会渐行渐远,进步虽有,但距剑道还有很远的路要走。”他声音虽轻,一脸随意,但却像是整个世界中的朝阳一般,每个细微的动作,都无比耀眼,齐聚世间造化。

    洛阳不答,转头看向巫部所在的位置。

    沉默了半晌,轻声道:“我穷奇一族的万载封印仅剩数十年便会彻底消散,到时我族强者破印而出,整个大千世界还不是我族的囊中之物。”

    云岚听着这话,摇了摇头,嘲讽道:“我游历大千世界百年,在本源之心外,龙凤二族的实力经过这万年的养蓄,恐怖莫名。若二族消除仇隙,一致对外,仅凭穷奇一族,想要获胜,无比艰难。况且,穷奇一族血脉之中还有对古巫一族发下的本命誓言,只要这誓言存在一日,穷奇一族就不敢为所欲为。”他动了一下衣袖,一语就命中要害。

    洛阳脸色沉了下来,正容道:“正是如此,我才请云岚兄前来一叙。”

    云岚轻轻“哦”了一声,用眼神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洛阳整理了下言辞,面色无比凝重,道:“前几日,我带领我族强者求见巫部族公,想解除本命誓言。”

    “结果,巫部族公不肯见你?”云岚补刀。

    “是啊,没想到云兄消息这么灵通。”说着,他看了云岚一眼,眼底带着一缕莫名的深意。

    “哼,仅仅猜测就能猜到。妖族与巫族争霸之时,仅有穷奇与金乌躲过一劫,并且,收集万族精血孕养自身,虽然最后被古巫封印,却也得到了难言的好处。现在,巫部为古巫后裔,怎肯跟你们为伍?若是上古时期的战神古巫,恐怕,穷奇一族连沾都不敢沾吧?”这话说得极为直白,但洛阳仍然含笑而立,到了这种地步,谁的养气功夫都不弱,都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

    “不愧是云兄,分析得就是到位。”洛阳夸赞了一句。

    云岚冷哼了一声,轻声道:“说了这么多,你还没讲清楚找我来做什么?”

    “假扮成欧阳明,混入巫部,破坏其守护阵法。”

    洛阳眼中狠色一闪,他们之前去巫部本就没打算能得族公相见,为的就是打草惊蛇,从而寻求机会与破绽。到现在,他找到了,只要巫部阵法一破,他就会请各方强者杀进去。巫部一灭,灵魂之中枷锁便消。只要再等上数十年,穷奇一族强者破印而出,大千世界便有穷奇一族的一席之地,就算争上一争整个世界的控制权,也未尝不可。

    数十年,对于皇境强者而言,不过是一次入定的功夫。

    “此人是谁?”云岚嘴角一勾,沉声道。

    “不清楚,但听说对巫族很重要。”洛阳答。

    “有什么好处?”云岚开门见山目光灼灼地盯着洛阳,他没有问为何要假扮此人这种愚昧的问题,他在乎的是自己最终能得到多少利益。

    “与云兄谈事就是爽快。”洛阳一点也不惊讶。

    声音回荡四方的同时,右臂垂下,中指轻按空间袋,顿时,一阵柔和的白光从他手中散了出来,把周围十丈之内全都笼罩在内,等着柔和的白芒散尽,他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破旧的木盒,一股悠远的气息随之一荡。

    “剑道三典,这是上卷,事成之后,中卷与下卷在下也会双手奉上。”说着,洛阳袖子一卷,强横的灵力迸发,木盒轻轻震动之后,化作一道彩色流光,被云岚一把抓在手里。

    洛阳心里长舒了口气。

    云岚手指摩挲着木盒,轻声道:“我该怎么做?”

    “很简单,只需破坏阵法。”洛阳说。

    “好!”他重重点头。剑道三典,已经值得他以命相搏了。并且,在他眼里,任务难度不大。他收到消息,妒邪在寻找此人之前,曾用百年寿元作为祭祀,算出这个名字。如此一来,这一件事儿也就说得通了。穷奇一族在外施压,巫部族公顶不住压力开天卜筮,寻求破局之法,结果算出欧阳明这个名字,才有了眼前这一幕。

    “巫部,哼,不外如是。这么简单就进入局中,上古时期的霸主,已经没落了。”他心里暗叹一声。

    ※※※※

    “来来,欧前辈,前方便是巫部了。”一位老妪轻笑一声,抬手向前一引。

    顺着老妪的目光看去,一位白衣男子衣袂轻飘,面容俊秀,仅仅看上一眼就给人一种无限的好感。尤其是他身后,背着一个青色剑匣。青芒幽幽一闪,带着一种难言的锋锐,似能一剑开天,独断万古,沾染着难以言诉的仙机圣意。此人正是云岚,说错了,此时他是“欧阳明”。

    “麻烦了!”男子笑着回了一礼,面面俱到,滴水不漏。

    老妪心中暗叹,难怪族公会亲自下令寻找欧前辈,原来是这种强者。在她的感知之中,云岚的气息深邃如海,没有极限。

    就算遇到一头皇者境界的妖兽,都被他用目光惊退,不战而胜。

    又走了数十里,一处悠闲的部落出现在两人眼中。

    就在这时,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出现在云岚心神之中,似只要再向前迈出一步,他就会生死道消。这种感觉来得极为突兀,他怪叫一声,脚上缠绕着一团白雾,整个人化作一柄长剑,向后掠去。但这遁光刚起,一道苍老的声音便响彻起来:“既然来了,不喝杯酒再走?”

    人未到,声先至。

    话音一落,一老一少两道身影缩地成寸,硬生生挤入云岚的视线之内。

    云岚的面色无比凝重,苦涩道:“巫部族公?”心里已把洛阳骂了无数遍,就差骂娘了。此时,他无比清楚,洛阳上当了,这根本就是瓮中捉鳖,等着你上钩。甚至他还有种预感,这一切都是妒邪布的局,连卜筮都是子虚乌有的存在。

    他不知道,妒邪只是将计就计而已。

    “是我!”妒邪轻轻点头。

    随即看向欧阳明,低声道:“小友,与皇者一战可是难得的机遇,老朽在一旁看着,定不会出事。”

    欧阳明心中一凛,心里明白,这是巫部族公的考验,用力点头。

    况且,进入大千世界之后,他还没与真正的剑修斗过,也想知道,号称攻伐之力第一的剑修,遇到自己,孰强孰弱。

    恰在这时,大黄与小红也从后方赶了上来。

    “杀!”欧阳明轻吼一声,动作敏捷,身影如鬼魅一般向前冲去。重心一沉一降,如水银一样在身体之中晃动,让人难以琢磨。身上气势引而不发,气机却已在身体之前缠绕而去,不求胜,先忧败。

    妒邪暗中点头,心中暗道,不卑不亢,心念果决,以尊者修为硬撼皇者,单凭这一点,就让许多皇者望尘莫及,这究竟是怎样的人啊?师兄,卦象之中,你究竟看到了什么?

    “这……尊者修为竟敢主动对一位皇者攻杀而去,我……我这是做梦吗?”一位中年男人揉了下眉心,眼中全是不可思议。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并且,他的对手可是剑修,皇境之中攻伐之力第一的存在,这实在太疯狂了。”另一位巫族族人回道。

    当然,最震惊的还是与云岚一起回来的老妪。

    她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塌陷了一般,心中暗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愿相信,自己带回来的前辈竟是假的。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尊者境界的蝼蚁竟敢挑衅此人,要知道,这一路走来,她可是见过他匣中的剑有多锋利,甚至可以说,苍天大地,无不破之物。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