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工科生》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唐朝工科生 > 正文
第二卷 草原呼保义 第六十章 愁啊
    和以往的新年一样,帝国的中心会有一场声势浩大的朝拜。于阗王国的末代君臣,会卑微地匍匐在朱雀大街,看着不知道多少匹马王拖拽的御輦从身旁缓缓而过。而其中居高临下之人,正是这帝国的主人。

    很多年前,是突厥的那个可汗,后来是契丹人、铁勒人、高句丽人、新罗人、百济人……或是国主或是土王,卑若蜉蝣,形若豚犬。

    “是个暖冬啊。”

    胜业坊内,张公谨头上多了白丝,也不知怎地,唯有两鬓雪白,其余依然黑若檀木。风貌姿态,和二十年前一般俊朗雄壮。

    久不署理军政,也懈怠了许多,两鬓垂下,华发随风而动,引来无数在廊下远远打望的女郎,秋波暗送,着实怀揣着正当时的春意。

    “弘慎。”

    闻得喊声,张公谨转身看去,却见一人抱着护手,披着厚重的熊皮大氅,步子迈的且大且慢。

    只那人出现,整个廊下的女郎立刻散的一干二净。

    这是个看上去随时会被风吹倒,却又精神无比锐利的男子,身量极高,张公谨在他身旁,便显得“矮小”了许多。

    “叔宝,大郎呢?”

    “润娘带他去陆公那里练琴。”

    “今年也就北军来了些故人,西军连薛氏都不曾见着啊。”

    “看来,又要打仗。”

    秦琼抬头看了看天,“当年,也只有卫公能雪战啊。”

    “不说其它,可要去洛阳?”

    “五庄观那边,已经走了一半。都已经迁去洛阳。”

    “陛下是要迁都了么?”

    “大概是要迁都了吧。”

    迁都这件事情,摆在皇帝的案桌上,在还没有唐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只是上一个朝代的皇帝不给力,把能得罪的阶层全部得罪了,于是,迁都迁都,迁屁个都。

    “洛阳宫修好了,也不能说不用吧。”

    张公谨开了个玩笑,但又觉得不好笑,索性闭嘴,双手拢着,有些出神。

    “弘慎。”

    “嗯?”

    “大郎的婚事……如何解决?”

    这是一个难题,秦琼直接问了出来。他自然不会是问张大象这个大郎,只是张德的婚事,眼下绝非是私人问题。

    甚至虽然和湖州徐氏结为姻亲,但主导权乃至建议权,徐氏都没有任何参与进去的力量。

    皇帝要是这时候借故罢了徐孝德的官,再治一个罪,婚事基本告吹。

    这也是张公谨迟迟没有决断的原因,也是根本所在。当年或许还会犹豫,但如今的李世民,从未如此强烈地想要让张德成为驸马。

    一如尉迟恭,李世民也曾想要招他为驸马,可惜尉迟恭也非善类,手里还攥着军队,惹毛了无非就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这一点,干趴尉迟恭的秦琼很清楚,而作为老板,李世民同样很清楚。

    几近威逼利诱,尉迟恭到底没做老板的女婿。但张德,却仿佛有点机会。

    “我让蔻娘探过皇帝的口风。”

    二人边走边说,不远处有几个同僚,见到二人,都是远远地拱手打了招呼。

    “如何讲?”

    “不成,要么就这样拖着耗着。”张公谨眉头紧皱,“要么,大郎哪天决定成婚,湖州徐氏哪天去凤都修陵。”

    “他娘的……”

    秦琼骂了一声,也不知道骂谁。

    二人都是英雄了得之辈,只是人到中年,又不曾再掌军旗,便显得事事无能,倒是平白地添堵。

    要不是张德哪怕再忙,都会每个月派人到他们跟前讲述一下荆襄事物,表示自己过的很好很愉快,怕是两个骁将都要憋出内伤来。

    “那是何人?”

    正愁眉苦脸,却见一人容光焕发,正在和马周说笑,相当的意气风发。

    “许敬宗,眼下是太子右庶子。说来,这人逢迎媚上的功夫,当真是厉害。大约是要升了。”

    “马宾王这个劳苦命,跟那厮站在一起,当真显得老态。”

    “你可知这厮上疏了甚么?”

    “某在五庄观,哪里会去打听阴私。”

    “甚么阴私。许敬宗上疏,建东都府,然后……魏王检校府尹。”

    “那太子呢?”

    “留守长安啊。”

    听到这里,秦琼气的嘴都歪了。打江山累死累活,结果现在闹成这鸟样?这特么是要搞事啊。

    皇帝不喜欢李承乾,多是因为没有君王气象。可这气象上哪儿说理去?像他李世民,他忌惮;不像他李世民,他鄙视;骑马射箭了得,你这是图谋不轨;吟诗作画擅长,你这是沉湎戏乐……

    悲催的暖男太子本以为会一直悲催下去,直到遇到了某条江南土狗,然后,李承乾就放弃了治疗。想爽就爽,想做事就做事,皇帝老子骂娘还是夸赞,全部当放屁。

    整个过程大概就是《承乾太子提不起劲》这样一个故事,然后皇帝老子还真不能把承乾太子怎样。

    “陛下越来越像……”

    “咳嗯!”

    张公谨手握成拳,咳嗽了一声,打断了秦琼的话。

    不远处,许敬宗隔着一条石板道,一脸的灿烂笑容,行礼道:“邹国公、翼国公,有礼。”

    “右庶子有礼。”

    “哼!”

    张公谨笑的跟春风一样,还了一礼。而秦琼则是负手而立,昂着头看也不看许敬宗,然而许敬宗就当没看见,还是笑眯眯地和人说话。

    等走远之后,张公谨横了一眼秦琼:“何必得罪他?!”

    “某纵横天下,不曾躬亲小人!”

    “……”

    那老子刚才躬亲小人了?!

    正说着,却看到廊下站着一条黑脸大汉,一脸的抑郁,而且看得出来,大早上的喝了酒。

    “义贞,你怎地……怎地清早便饮酒?”

    “关你鸟事?!”

    “……”

    张公谨日了狗的模样,卧槽老子得罪你们了?一个两个这样?

    一旁秦琼却是笑呵呵道:“这厮去年本想在碛南州捡便宜,结果拿了他手书的人,到了碛南州,反被打了一通轰走。寻他的事主还叫骂,闹的他家周围都知道,老子管不得儿子。你说他要不要饮酒买醉?这是……愁的啊。”

    “秦琼!”

    程咬金一双牛眼瞪圆了,然后又悻悻然道,“唉……谁家不是这么干的?偏这小子跟着张操之学坏了,眼下,连自家门庭都不管不顾了。”

    “你他娘的放甚么狗屁!”

    一听程咬金这般说话,跟许敬宗都能谈笑风生的张公谨顿时跳脚,指着程咬金破口大骂。

    “呸!要不是那江阴子,就那小子的脾性,能有这般胆量?!”

    程知节咬牙切齿,算起来,程处弼的行为,几近反出家门,简直就是“造反”。可他也无可奈何,程处弼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作为老子,程知节还真没有什么实力对和儿子的背后势力扳手腕。

    愁啊。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