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邪神》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逆天邪神 > 正文
第1012章 捷径
    断月拂影的总诀玄妙而晦涩,蕴含着数万种玄机和变化,其玄气运转方式更是复杂多变……而且只能以寒冰玄力催动,若非寒冰玄力,绝无修成的可能。

    无论其玄力要求,还是运转方式,都比星神碎影复杂严苛的多……修炼难度更是高上数倍。

    这里是冰凰界的圣殿,是绝不会有外人靠近的神圣之地。在这里,云澈可以完全做到心无旁骛。在最初的艰涩之后,两个时辰毫不停歇的苦修,他的断月拂影已从雏形转为小入门径,只需三息,便可发动一次瞬身,瞬身速度远胜先前,但依然会留下清晰的冰影。

    他每在尝试数十次后,都会闭上眼睛,重新参悟总诀的玄机和变化,在他堪称恐怖的悟性和集中力下,几乎每次都会有新的领悟,再次施展,便会有格外显眼的进境。

    发动速度越来越快,所残留的冰影也越来越淡薄。

    这种顿悟,对普通玄者而言,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一些极为高等复杂的玄诀,往往要几十年、几百年、甚至几千年的参悟才会在某一个刹那忽闪灵光……

    而云澈,每次平均只闭目凝神一两刻钟,便会有新的领悟。

    冰夷神功如此,云家的紫云功如此,金乌焚世录如此……如今修炼断月拂影,依旧如此。

    四个时辰后,一抹冰影出现在了圣殿之中,默然看着凝心修炼中的云澈。

    四个时辰,对于修炼而言,无疑只是极其之短的一段时间,但视线之中,云澈一次次施展的断月拂影比之四个时辰前赫然完整了足有数倍,虽然依旧只是雏形,不可能用于实战,但如此惊人的进境,若保持下去,极有可能不出一个月便小有所成,达到最初的“无影”之境。

    而且这个过程……似乎都根本不需要她在侧教导。

    又一次“断月拂影”完成,这次不但速度极快,而且几乎没有冰影残影,但和与沐玄音先前所演示的相比依旧是天壤之别。

    云澈小舒一口气,眼前忽然一恍,清晰映出了沐玄音的身影。他马上向前:“师尊!”

    “跟我走。”沐玄音回身。

    云澈迟疑了一下,欲言又止,跟了上去。

    而沐玄音却在这时忽然停下脚步:“你有话要说?”

    云澈也跟着停了下来,脑中快速组织好言语,认真道:“师尊,弟子深知修玄之道应该循序渐进,最忌急于求成,且玄功玄技的进境有时候比玄力还要重要,但是……”

    “你是不是想问为师有何方法可以让你在两年内提升至神劫境?”沐玄音月眉微沉。

    “是!”云澈点头:“弟子跟随冰云前辈到来吟雪界的原因,师尊……应该早已知晓。这件事对弟子无比重要。若能在玄神大会前步入神劫境,得到进入宙天界的资格,纵然再辛苦……哪怕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弟子也定能承受,还请师尊成全。”

    虽然,玄妙无比的断月拂影勾起了他极大的兴趣,但,能否修成断月拂影,对他而言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因为他属于蓝极星,而不属于神界,在达成心愿之后,他就会永远离开神界,回到蓝极星……而他在神界最大的渴望,就是见到茉莉。

    而想要见到茉莉……他最需要的,是玄力,而不是冰凰封神典或断月拂影。

    他强行拜沐玄音为师,并收敛心性,在她面前规规矩矩,也绝不是为了贪图冰凰血脉、玄功或亲传弟子的身份,而是在这吟雪界,如果说真的有一个人有办法让他在玄神大会之前成就神劫境……那只有可能是沐玄音。

    沐玄音缓缓回身,一双冰眸唯有仿佛亘古不变的冷光:“你现在不过初入神元境,想两年时间突破至神劫境,哪有这么容易!”

    “……”沐玄音的话非但没有让云澈颓然,反而精神为之一震。

    因为她说的是“哪有这么容易”,而不是“绝无可能”!

    这就意味着……她或许真的有什么特殊的办法!

    “师尊,无论什么方法,只要有一线可能……我什么都愿意尝试!”云澈没有回避沐玄音的眸光,斩钉截铁的道。

    “她对你,真的就那么重要?”沐玄音冷冷的问道。

    “是。”云澈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

    “……好。”沐玄音忽然缓缓的点头,冰眸中的色彩却没有丝毫的变动:“既然你如此急躁,那为师也只能成全你。”

    在云澈的呆愕中,沐玄音的身前忽然蓝光浮现:“涣之,许你临时动用圣殿传送阵,百息之内,让妃雪到圣殿来见本王!”

    沐玄音声音落下,蓝光也随之消散。云澈愣神道:“沐妃雪?”

    “想在短短两年横跨神道的两个大境界,除非你能进入宙天珠之内,否则再高的天赋,再极致的修炼也不可能做到,吟雪界虽然奇丹灵药无数,但也断然不可能一步登天。”

    沐玄音话音稍转:“但我们冰凰神宗,因冰凰封神典的关系,倒的确可以实现一条捷径!”

    “师尊,你……你说的‘捷径’……莫非……是……是……”云澈的话变得有些结巴起来。

    “你可知,为何我们冰凰神宗天赋、修为、地位最高的那一层次女子,大都是独身,有的终生不嫁。”沐玄音反问道。

    “……弟子听闻,身负冰凰血脉的女性,若是失去了元阴,修为和玄功进境都会变得缓慢,远不如前。再加上天赋修为越高,性情就越是清冷,所以……”

    云澈很小声的回答。这是他从沐小蓝那里听来的。沐冰云独身数千年,沐玄音更是万年老……咳,而且,沐过,身负直系冰凰血脉,天赋更是极高的沐妃雪,应该会和沐冰云一样终生独身。

    但现在……

    “哼,原来你已经知道了。”沐玄音风华绝代的容颜上,是足以让沧海都冻结的清冷:“不过,这只是一半的原因。”

    “双修之道,虽为一些道貌岸然的所谓正派玄者所不齿,但其绝非邪道。若能足够契合,阴阳交融互补,对双方的玄力和玄功修炼都有着莫大的裨益。但我们冰凰神宗所承的冰凰血脉是极阴血脉,所修冰凰封神典亦是极寒玄功,会极端排斥外来阳气,绝无可能实现阴阳相融相生。因而若是阴阳交.合,不但会永失元阴,而且每次都只会是男子受益。”

    云澈:“……”

    “而也正因冰凰血脉和冰凰封神典的关系,冰凰女子的元阴之盛远胜其他女子,而且会包含极为纯净的冰凰气息,若为男子所得,可极大的提升其玄力修为,还可增强其寒冰体质。”

    “如此,你可懂了?”

    云澈张了张口,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些艰涩的道:“这就是师尊所说的……捷径?将沐妃雪指为弟子的双修伴侣,也是……为了……”

    “不错!”云澈的反应让沐玄音稍稍皱了皱眉:“想在短短两年之内突破至神劫境,攫取冰凰元阴便是最有可能实现的捷径!”

    “足够多……元阴……”云澈的嘴角在微微的抽搐,他晃了晃头,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懵然问道:“那……大概要多少冰凰元阴,才有可能到神劫境?”

    沐玄音沉默了少许,然后淡淡的道:“这一代的冰凰弟子中,妃雪拥有最上等的冰凰元阴。若都如妃雪这般,一千个,或许便足够。”

    “一……一千!?”云澈一张口,差点咬住了自己的舌头。

    对于云澈的反应,沐玄音毫不动容:“但沐妃雪只有一个,年轻一辈之中再找不出堪与她相较者。若于神殿、冰凰宫以及各大冰凰分宗择选,至少要三千保有元阴的冰凰女弟子方有可能。哼,虽然可能性不到一成,但应该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了。”

    三……三千!??

    “~!@#¥%……”云澈头皮发麻,双腿发软:“太……太多了……”

    话一出口,云澈这才蓦地惊醒,全力摇头:“不行,这个方法,弟子……无法接受。”

    “无法接受?!”沐玄音眉头陡然沉下:“为什么?”

    沐玄音眸光的轻微变动,引得气氛骤变,一股寒气从云澈的脚心瞬间直窜头顶,云澈没想到自己脱口而出的拒绝竟会引来沐玄音如此剧烈的反应,他只能硬着头皮道:“为了弟子一人的玄力进境,让那么多同门师姐妹天赋折损……还要牺牲她们的清白,弟子……做不到。”

    “牺牲?哼!”沐玄音冷冷道:“你是我沐玄音的亲传弟子,能被择选,那是她们的荣幸!何来牺牲!”

    云澈做梦都没想到,沐玄音为他所寻的唯一捷径,竟然会是这等方式。两年……三千冰凰元阴……

    简直无法想象这两年会是什么情境……

    别说也才只有不到一成的可能,就算真的能让自己在两年之中成就神劫境……那和采阴补阳的**有何区别!在吟雪界,自己的名声会变成什么德性也就算了,要是被小妖后、雪児她们知道……

    而且,沐妃雪……

    “不行,”云澈依然在摇头:“弟子还是做不到。如果是极限的修炼,再残酷,弟子都能承受。但,要利用这么多师姐妹,弟子……”

    “利用?”沐玄音不屑冷哼:“你救冰云性命,难道不是为了利用她到来吟雪界?你在冥寒天池忽然改变主力,极力拜我为师,难道不是为了利用我让你突破神劫境?”

    “……”云澈张口,无言以对。

    “你可知,在吟雪界,拥有冰凰元阴的女子,纵然是一国帝王都绝不敢奢望染指,为师却允你任意择选,绝无人违逆!这不但是最有可能让你达成神劫境的方法,还是他人万世都奢求不来的艳福,你却要拒绝!?”

    “哼,不要以为为师不知,你年龄不及半个甲子,却在下界已有了数房妻室。冰云亦曾和为师说过,你性情肆意,从不压抑自己的**,在她创立的冰云仙宫,身为宫主却在朗朗白日之下对宫中女子行亵渎之举,现在却在为师面前强装圣人!?”

    “!@#¥%……”云澈目瞪口呆……我去!沐冰云怎么什么都和她说啊啊啊……

    “弟子……弟子和她们都是……都是两情相悦,而且……”

    就在这时,一抹冰冷的和风徐徐临近,沐妃雪一身雪衣,飘雪而至。

    她的到来,让圣殿之中犹如忽然盛开了一朵唯美而冰寒的雪心冰莲。

    “妃雪拜见宗主。”

    她在沐玄音身侧盈盈拜下,却没有去看云澈一眼,似乎整个世界根本没有他的存在。

    “妃雪,你来得正好。”

    沐玄音在应声沐妃雪,但目光一直未从云澈身上移开。她的声音,在这时忽然缓了下来……而且是无比的和缓:“澈儿,今天才是你拜师的第一天,你居然就敢如此不听为师的话。”

    “这~可~由~不~得~你!!”

    (本章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