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赢家》最新章节当前位置:连城小说网 > 美女赢家 > 正文
第一一六二章 落井下石
    齐清诺和刘思蔓过来的时候,杨主任的办公室正是热烈,女生们都挤在电脑前看学生信息呢,师弟当然是重点,但也顺便物色一下师妹。 X

    刘思蔓轻快猫步赶场,然后又大失所望:“看你们饥渴样,我还以为什么好东西……”

    伙伴们不介意质疑,还让团长和副团坐享其成,把刚刚评选的冠亚季军找出来,冠军是刚大二的巴松管选手,真是浓眉大眼的阳光大男孩。

    刘思蔓立刻改观,哇哇叫:“是我的菜,喜欢,就她们说的那个是不是……”

    齐清诺也着急了:“让领导先上!”

    冠军当然人气最高,女生们继续评头论足,有点像某个明星,脸型好看什么的,据说身高也接近一米八。

    “我生君未生……”蔡菲旋简直不甘:“我们那几届怎么就没这么帅的?”

    杨景行不高兴:“这么目中无人?”

    蔡菲旋解释:“你太高看不见。”

    王蕊安抚一下:“阿怪你就别跟学生争了嘛。”

    齐清诺似乎眼光高:“下一个,换一批。

    何沛媛也是早就摆明不屑冠军的,等不及:“看声乐,看声乐那个!”

    杨景行支持:“对,我看清楚点,没他好果子吃。”

    柴丽甜同情:“完了,进黑名单了。”

    是不是为了保护自己心仪的师弟,何沛媛脸上的热情期待顿时消减,似乎不想看了。

    于菲菲已经麻利地找出了大一新生的照片,有点伤感:“真的觉得自己老了,看他们好稚嫩……”

    刘副团跟齐团建议:“找来合作,抓住青春的尾巴。”

    “合作是好。”齐清诺看一看:“人往高处走,至少要比顾问强点吧。”

    “强得多!”何沛媛打抱不平:“超帅的,五官这么协调。”

    杨景行哼哼两声。

    “看着挺顺眼。”刘思蔓比较学术:“不过没什么突出亮点。”

    齐清诺问:“亚军季军?”

    这个是季军,再看看亚军,是清秀型的,人气比冠军低不了多少。尤其年晴伸手指按住屏幕只漏出登记照中人脸的下半部分,女生们基本都认同漂亮,简直会让异性嫉妒。

    齐清诺替何沛媛高兴:“这你喜欢的型呀。”

    何沛媛偏偏挑剔:“太阴柔了,不喜欢这种发际线。”

    “烟雾弹吧?”齐清诺挺怀疑好友的,果断地冲前男友揭发:“肯定想保护亚军,看她眼睛放光。”

    何沛媛眼睛里只有讶异:“……我看你在放光是真,本来就三号帅,季军。”

    齐清诺刮目相看:“三号?好歹给我们留俩呀,一个也行。”

    刘思蔓简直痛心:“又想包揽三甲?”

    伙伴们集体震惊,王蕊也不护何沛媛了:“三号?这就成三号了?”

    柴丽甜会推理:“难怪说喜欢三号,好一招弃车保帅。”

    虽然伙伴们的嘲笑其实比较收敛,但何沛媛已经扭曲了眉头,一脸的百口莫辩:“第三名……你们有意思没?”

    郭菱不放过:“是谁没意思?自己就先内定了。”

    于菲菲嘻嘻:“新一二三正式诞生。”

    杨景行装好人:“好了好了,别笑她了,口误……”

    “没你的事!”何沛媛一肚子气,脸色冷硬冷硬不像开玩笑。

    “看吧。”杨景行不敢反抗,就想找其他似笑非笑讪笑的女生撒气:“刚刚谁要看帅哥的!?”

    三零六团结的,都不开口。看错柴丽甜了,她没抗住:“好像是媛媛。”

    杨景行批评:“怎么能冤枉人……行了,聊点高雅的,之前跟瞎子诺诺也聊了下,创作上还是不能放松,我有个想法,这次能不能搞个论文选题的形式……”

    杨主任不是开玩笑,抓住今天重返母校的机会,女生们都比较有热情,而且热情之外其实还有点压力。一个是三零六可能就要开始红了,一个是大家也算母校和老师的得意学生了,要经受更多的检验了。眼前就有小小挑战,明后天跟师弟师妹们交流总得言之有物吧。

    刘思蔓非常支持顾问的提议,认为这种系统化条理化的创作更成熟更有效率,也会更有收获。女生们都比较极性,只是郭菱依然有点畏难,年晴略有抱怨。

    齐团长也尊重顾问的工作,虽然嘲笑杨主任这么快就想当导师了,但还是配合的态度,也不需要导师对她网开一面。

    时间差不多了,杨主任和齐团长要去开会了,就让伙伴们继续商量商量,等会在食堂碰头。

    女生们都觉得继续在办公室逗留不好,就大家一起离开。齐清诺真无聊,还在笑话何沛媛:“先去看看一号?”

    何沛媛也不要脸了:“看就看。”

    齐清诺诚心的:“什么时候也给我们发点福利。”

    何沛媛好大方:“都是你们的,冠亚季殿军都拿去。”

    “别避重就轻。”齐清诺标榜:“我原来多大方,三天一小发五天一大发。”

    何沛媛好像没听见齐清诺说话,伙伴们好像也没在意她们聊什么,过了好几秒,杨景行才接话:“少吹了,我盼星星盼月亮天天催也没见你发。”

    后边的柴丽甜哼哧一笑:“……老大保护我们。”

    刘思蔓扫一眼,尝试:“我可以不要保护。”

    年晴哼:“终于说实话了。”

    于菲菲壮胆向副团长看齐:“我也可以不要……”

    蔡菲旋嘿:“算我一个。”

    刘思蔓打击王蕊的雀跃:“好好装你的新房,没你的份了!”

    王蕊争取:“法律上我还是单身,没领证。”

    郭菱站出来说公道话了:“让你们看够小师弟就可以了,还想怎么样?”

    杨景行后怕:“这事传出去了严警官会不会收拾我?”

    邵芳洁不认账了:“我没看。”

    于菲菲要指证:“你没看?谁举双手投冠军?”

    蔡菲旋安抚顾问:“放心,特警那么爱小洁,肯定支持她看帅哥。”

    齐清诺的态度是:“号召老毕老李他们向老严学习。”

    邵芳洁笑着否认:“没有……有时候他会指给我看,如果我真的说帅,好像又有点吃醋。”

    是可忍孰不可忍,伙伴们纷纷谴责邵芳洁太幸福,何沛媛也开口了:“当然了,严警官有底气,反正怎么帅也没他帅。”

    大家很赞同,如果把那些小师弟放在严警官身边肯定不够看,严警官威严又温柔,高大又和蔼,阳刚又体贴……

    分道扬镳,伙伴们去校园转转,高翩翩的师姐跟人合伙在不远处开有个琴行,大家都算认识该去捧捧场。团长和顾问去开会,也不知道会不会拖延,电话联系。

    齐清诺还回头看看伙伴们的动向,然后对杨景行明媚一笑:“这算不算见前女友?”

    杨景行摇摇头:“还不知道。”

    齐清诺又问:“不算落井下石吧?有些话迟早要说,早说好。”

    杨景行问:“对谁下石?”

    齐清诺显得失望:“当然是她。”

    杨景行点点头:“那就算是。”

    齐清诺又纠正:“就当画蛇添足……女人的心思藏不住,都看得到,经常神情恍惚。”

    杨景行看看前女友:“你知不知道大恩成仇?”

    “别。”齐清诺拒绝:“都看淡点,我也没跟你客气。”

    杨景行呵一下。

    齐清诺改聊工作:“听说开始催你做课题了?”

    杨景行摇头:“算了,要求太高,达不到。”学校好像有意打造个什么最年轻的副教授之类,可杨主任距离讲师的标准都差得远。

    齐清诺笑:“不是说要适应规则吗?”

    杨景行鄙视:“你才几级?说我。”

    齐清诺可不得了,已经是三级作曲,估计升二级作曲也就是高级职称也就最多两三年的事,而且齐团长管理岗位上刚升正科:“……工资暴涨五百六!”

    杨主任不屑一顾,他可是特聘的,享受副教授待遇,再干两年工资有望过万……

    这两人一路算是有说有笑,路上还跟同行碰上头,大家一起为本次研讨会打造良好的学术氛围。

    齐清诺现在开会可熟练了,准备得也充分,作为晚辈但又是艺术培养推广主题的带头人,齐团长在讲述自己主题的同时还比较全面地考虑到了其他带头人的内容,都结合起来,毕竟艺术都是要培养和推广的。

    培养和推广其实是一体的,这个大家都知道。齐清诺的观点之一是培养和推广都要循序渐进,她认为三零六得到一些年轻听众的喜欢和支持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三零六还比较初浅不成熟,就是因为这种初浅让三零六只能把传统艺术的冰山一角展现给观众,而恰恰是冰山一角就吸引了人,如果猛然地就是一座冰山冒出来,大部分没有基础的观众恐怕会难以接受……

    同行们都支持齐团长的观点,但也认为齐团长太谦虚了,三零六的艺术成绩,民乐人是有目共睹的……

    杨景行虽然只是个配角但也得到一些机会,甚至会主动发言。当然,杨主任最有发言权的还是三零六这一块,他挺了解三零六在艺术实践中做过的种种尝试,其实也有失败过,但更多的是成功的经验。

    齐团长和杨顾问在这个准备会上表现出了两人工作关系上应该具有的默契,两位年轻人对前辈师长们很尊重,也颇受前辈们看重,是研讨会中比较受欢饮的新鲜思想。

    老艺术家们真是诚挚地热爱民乐,一心就盼着民乐好,没一个人谈起来不是学富五车滔滔不绝,这么一大堆专家名家各抒己见起来那就更不得了,怎么可能像年轻人一样记挂着中午吃点什么呢?音乐就是食粮呀!

    直到一点过了,主持会议的副校长实在是怕专家们饿着而为艺术牺牲了健康,找机会中止了准备沟通会,等接下来的正式研讨或,大家再发光发热吧。

    午饭当然是有准备的,但是杨景行很不懂事:“我和齐清诺约了三零六,都还要再准备一下,力求做到最好。”

    大家都是搞传统艺术的中国人,客气个啥,一起呀!

    副校长大概是了解杨主任的特列独行的,放行。

    食堂肯定是没指望了,去哪儿呢,老地方。伙伴们应该不至于那么义气,估计还在等,就叫她们直接过去吧。

    齐正科好大架子:“你打电话。”

    杨景行打给何沛媛,那边接听了,他喂。

    “嗯。”何沛媛似乎挺无聊的。

    杨景行说:“才散会,你们在哪儿?”

    “食堂。”何沛媛并没怨气:“等你们。”

    “马上过来。”杨景行又尝试优化:“你们去取车,出去吃。”

    “还出去?”何沛媛担心:“你们来得及?食堂还有小炒,她们跟窗口说了。”

    杨景行表扬:“也好,聪明,那我们过去。”

    “哦。”何沛媛不啰嗦:“就这样,挂了。”

    放下电话,杨景行跟似笑非笑看自己的齐清诺对上眼,他说:“食堂留菜了,她们面子大。”

    齐清诺点点头:“走。”rw